最幸福国家瑞典,为什么这么多人工作崩溃

?

  鲁晓芙看欧洲昨天我要分享

  鲁晓芙,财经作家,旅居欧洲,以荷比卢为基地,从事全欧洲投资并购业务。

  中国经济已经国际化了,不了解欧洲,有时候,你就不了解中国。

  欢迎关注:鲁晓芙看欧洲。Xiaofu_Lu

  瑞典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瑞典企业向来以注重员工幸福而知名。然而,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离职的瑞典年轻人,正在持续增加。

  到底是工作压力太大,还是娇生惯养?!

  

  幸福国家里的“工作崩溃”

  不少外国人对瑞典上班族的印象,就是在北欧风、充满符合人体工学设计的办公室上班,每天有超多次名为「fika」的咖啡下午茶休息时间,可以吃肉桂卷,或每周五员工都提早下班,去湖边的小木屋度过悠闲的周末。

  根据统计,只有不到1%瑞典上班族每周工时达50小时以上,也就是每天工作超过10小时。

  此外,瑞典上班族每年至少可以休假5个星期,还有普遍的弹性工作文化,以及全球最慷慨的育婴假和育儿津贴政策(例如在家照顾生病的小孩也能领薪水),所以一般人应该很难把过劳回不了家的员工印象,跟瑞典连结在一起。

  但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瑞典人罹患跟压力有关的慢性病。根据瑞典社会保险局,这种「临床疲溃」(clinical burnout)是2018年最常见的离职原因,占超过20%。

  2013年以来,25-29岁瑞典年轻上班族的工作疲溃案例暴增144%,女性比男性更可能因筋疲力尽请病假。专家指出,这是因为女性不管有无生子,还是比男性花更多时间在家庭琐事上,也可能是因为负责照护及社会工作的女性比例远多于男性造成的统计结果。不论如何,筋疲力竭上班族增加的现象不分性别、产业,都出现显著增加。

  27岁的娜塔莉(Natali Suonvieri)就是其中之一,她2017年说遇到「撞墙期」,因为筋疲力尽而辞职。她离职前在一家小型新创担任营销主管,工时是早上8点到下午5点,有时候要加班、傍晚需要查看电邮。

  娜塔莉表示:「那时候我压力一直非常非常大,我请病假请了超过1年,有3、4个月都躺在床上,像婴儿般蜷缩。」

  「我没办法集中精神,记忆力也出问题。」

  瑞典心理治疗师艾斯柏格(Marie ?sberg)表示,临床疲溃不只是在工作上觉得无法承受而已。临床疲溃的症状因人而异,一般包括「持续的慢性压力」、严重疲劳、焦虑、无法集中精神等认知障碍。

  「一旦你患这种病,就得花非常长的时间恢复。若大脑不能适当运作,就很难去上班、正常地工作。」她也同意,瑞典最近几年简直象是出现临床疲溃「传染病」。

  国家福利太好,惹得祸?

  临床疲溃的定义在各国都不相同,不是所有国家都承认这是一种医学问题。有人认为,由于瑞典较早发展临床疲溃的医学诊断,有助打破社会禁忌、鼓励更多人承认有这种问题,案例比其他国家多也不意外。

  艾斯柏格教授指出,瑞典慷慨的社福系统,可能也是原因之一,因为诊断出有临床疲溃的人,一般来说可以领到80%薪水,上限是每日774瑞典克朗(约新台币2600元)。

  「这个制度的用意,是让你不至于在生病的同时,遭遇经济困难,也因此瑞典政府掌握了非常良好的临床疲溃数据基础。」

  瑞典职涯专家薇布(Pia Webb)表示:「瑞典的社福制度很完整,我知道外国人可能都很难相信,瑞典人因为工作筋疲力竭。」

  过不好业余生活?才导致工作崩溃

  她相信临床疲溃是个「瑞典问题」,因为大部分瑞典人下午5点,甚至更早就下班回家,但瑞典人「很不擅长无所事事」。而且瑞典人近年承受越来越大的社会压力,要维持适当体态、保持忙碌、过着完美的生活。

  根据Eurobarometer一项调查,瑞典人健身运动的频率,是欧洲2倍多,仅次于芬兰人,近1/3瑞典人一周平均运动5次以上。尽管多数研究证实运动对促进心理健康的好处,薇布主张瑞典人太执着于困难的竞赛、挑战和维持特定体态,这样的压力造成年轻人更容易筋疲力竭。

  25岁的西西莉亚(Cecilia Axeland)同意这个说法,她是频繁出差的业务,工时高于平均。2年前她临床疲溃,但闲暇时间必须健身、自我实现的压力,也是造成她筋疲力竭的元凶之一。

  「我感受到那种压力……维持健康、吃得健康、要放松,还要在户外活动」她说,她还得花时间玩音乐,这一切让她整个人被抽干。

  艾斯柏格教授表示,她不认为瑞典人承受的这类压力大于其他西欧国家,不过她同意,没能适当地安排放松时间,确实是临床疲溃的主因之一,因此临床疲溃,不一定与长工时呈现正相关。

  她认为,大脑无法区分工作与其他像工作的任务有什么差别(例如休闲时间安排一大堆活动、带竞争性质的嗜好、为了社群软件熬夜)。

  艾斯柏格说:「我猜大脑根本不在乎你做这些事有没有领钱。」她指出,那些临床疲溃的人通常都「野心很大」、「睡眠不足」,「想向全世界证明自己很行,因此过度消耗自己的精力与耐力」。

  她认为在智能手机盛行、社群媒体称王的时代,年轻人都很渴望证明自己很行,所以更用力工作,当事情不按照预期发展时,压力与失望也更大。

  其他专家指出,瑞典是个非常个人主义的世俗社会。瑞典人被期待从年轻时就独立,因此也比较不擅长表达崩溃的信号,很难在处理完美主义、焦虑、自信不足等问题时筋疲力尽,非常寂寞。

  薇布说:「其他文化比较家庭导向,家庭成员更会彼此帮助。」

  「瑞典人会用忙碌来逃避处理这些问题。」

  「当然长工时或主管不够支持会让你更被榨干,但若你不面对自己的问题,就永远没办法处理。」

  好吧,我算是看明白了,瑞典福利制度太好,工作崩溃还能拿钱;而且业余时间太多,又是娱乐啊,又是运动啊,把瑞典人搞得太累了,结果都“工作崩溃”了。

  照我说,瑞典人来中国体会一下地铁早高峰;

  

  然后中午去吃饭的地方排队;

  

  然后加个班到午夜,

  

  瑞典人会更加幸福的!

  编辑:鹤立高岗 格式:黄牛

  收藏举报投诉

  鲁晓芙,财经作家,旅居欧洲,以荷比卢为基地,从事全欧洲投资并购业务。

  中国经济已经国际化了,不了解欧洲,有时候,你就不了解中国。

  欢迎关注:鲁晓芙看欧洲。Xiaofu_Lu

  瑞典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瑞典企业向来以注重员工幸福而知名。然而,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离职的瑞典年轻人,正在持续增加。

  到底是工作压力太大,还是娇生惯养?!

  

  幸福国家里的“工作崩溃”

  不少外国人对瑞典上班族的印象,就是在北欧风、充满符合人体工学设计的办公室上班,每天有超多次名为「fika」的咖啡下午茶休息时间,可以吃肉桂卷,或每周五员工都提早下班,去湖边的小木屋度过悠闲的周末。

  根据统计,只有不到1%瑞典上班族每周工时达50小时以上,也就是每天工作超过10小时。

  此外,瑞典上班族每年至少可以休假5个星期,还有普遍的弹性工作文化,以及全球最慷慨的育婴假和育儿津贴政策(例如在家照顾生病的小孩也能领薪水),所以一般人应该很难把过劳回不了家的员工印象,跟瑞典连结在一起。

  但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瑞典人罹患跟压力有关的慢性病。根据瑞典社会保险局,这种「临床疲溃」(clinical burnout)是2018年最常见的离职原因,占超过20%。

  2013年以来,25-29岁瑞典年轻上班族的工作疲溃案例暴增144%,女性比男性更可能因筋疲力尽请病假。专家指出,这是因为女性不管有无生子,还是比男性花更多时间在家庭琐事上,也可能是因为负责照护及社会工作的女性比例远多于男性造成的统计结果。不论如何,筋疲力竭上班族增加的现象不分性别、产业,都出现显著增加。

  27岁的娜塔莉(Natali Suonvieri)就是其中之一,她2017年说遇到「撞墙期」,因为筋疲力尽而辞职。她离职前在一家小型新创担任营销主管,工时是早上8点到下午5点,有时候要加班、傍晚需要查看电邮。

  娜塔莉表示:「那时候我压力一直非常非常大,我请病假请了超过1年,有3、4个月都躺在床上,像婴儿般蜷缩。」

  「我没办法集中精神,记忆力也出问题。」

  瑞典心理治疗师艾斯柏格(Marie ?sberg)表示,临床疲溃不只是在工作上觉得无法承受而已。临床疲溃的症状因人而异,一般包括「持续的慢性压力」、严重疲劳、焦虑、无法集中精神等认知障碍。

  「一旦你患这种病,就得花非常长的时间恢复。若大脑不能适当运作,就很难去上班、正常地工作。」她也同意,瑞典最近几年简直象是出现临床疲溃「传染病」。

  国家福利太好,惹得祸?

  临床疲溃的定义在各国都不相同,不是所有国家都承认这是一种医学问题。有人认为,由于瑞典较早发展临床疲溃的医学诊断,有助打破社会禁忌、鼓励更多人承认有这种问题,案例比其他国家多也不意外。

  艾斯柏格教授指出,瑞典慷慨的社福系统,可能也是原因之一,因为诊断出有临床疲溃的人,一般来说可以领到80%薪水,上限是每日774瑞典克朗(约新台币2600元)。

  「这个制度的用意,是让你不至于在生病的同时,遭遇经济困难,也因此瑞典政府掌握了非常良好的临床疲溃数据基础。」

  瑞典职涯专家薇布(Pia Webb)表示:「瑞典的社福制度很完整,我知道外国人可能都很难相信,瑞典人因为工作筋疲力竭。」

  过不好业余生活?才导致工作崩溃

  她相信临床疲溃是个「瑞典问题」,因为大部分瑞典人下午5点,甚至更早就下班回家,但瑞典人「很不擅长无所事事」。而且瑞典人近年承受越来越大的社会压力,要维持适当体态、保持忙碌、过着完美的生活。

  根据Eurobarometer一项调查,瑞典人健身运动的频率,是欧洲2倍多,仅次于芬兰人,近1/3瑞典人一周平均运动5次以上。尽管多数研究证实运动对促进心理健康的好处,薇布主张瑞典人太执着于困难的竞赛、挑战和维持特定体态,这样的压力造成年轻人更容易筋疲力竭。

  25岁的西西莉亚(Cecilia Axeland)同意这个说法,她是频繁出差的业务,工时高于平均。2年前她临床疲溃,但闲暇时间必须健身、自我实现的压力,也是造成她筋疲力竭的元凶之一。

  「我感受到那种压力……维持健康、吃得健康、要放松,还要在户外活动」她说,她还得花时间玩音乐,这一切让她整个人被抽干。

  艾斯柏格教授表示,她不认为瑞典人承受的这类压力大于其他西欧国家,不过她同意,没能适当地安排放松时间,确实是临床疲溃的主因之一,因此临床疲溃,不一定与长工时呈现正相关。

  她认为,大脑无法区分工作与其他像工作的任务有什么差别(例如休闲时间安排一大堆活动、带竞争性质的嗜好、为了社群软件熬夜)。

  艾斯柏格说:「我猜大脑根本不在乎你做这些事有没有领钱。」她指出,那些临床疲溃的人通常都「野心很大」、「睡眠不足」,「想向全世界证明自己很行,因此过度消耗自己的精力与耐力」。

  她认为在智能手机盛行、社群媒体称王的时代,年轻人都很渴望证明自己很行,所以更用力工作,当事情不按照预期发展时,压力与失望也更大。

  其他专家指出,瑞典是个非常个人主义的世俗社会。瑞典人被期待从年轻时就独立,因此也比较不擅长表达崩溃的信号,很难在处理完美主义、焦虑、自信不足等问题时筋疲力尽,非常寂寞。

  薇布说:「其他文化比较家庭导向,家庭成员更会彼此帮助。」

  「瑞典人会用忙碌来逃避处理这些问题。」

  「当然长工时或主管不够支持会让你更被榨干,但若你不面对自己的问题,就永远没办法处理。」

  好吧,我算是看明白了,瑞典福利制度太好,工作崩溃还能拿钱;而且业余时间太多,又是娱乐啊,又是运动啊,把瑞典人搞得太累了,结果都“工作崩溃”了。

  照我说,瑞典人来中国体会一下地铁早高峰;

  

  然后中午去吃饭的地方排队;

  

  然后加个班到午夜,

  

  瑞典人会更加幸福的!

  编辑:鹤立高岗 格式:黄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