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别数年 很想见你 不远万里

  原标题:阔别数年 很想见你 不远万里

  “风吹一片叶,万物已惊秋”。云白风清,桂子飘香。风拂金黄稻谷,十月丰收在望。

  

  秋天,在一片深绿中,缓缓而来。

  异地求过学的孩子都明白,自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起,父母只剩背影,老家只剩冬夏。从此,“背上行囊,就是过客;放下包袱,就找到了故乡”。会在嘴馋的时候,开始想家。

  凡是经历过炎暑烈日炙烤,蚊虫肆意叮咬,撑过农忙、搞过“双抢”的孩子都有数,当年吃过割稻插秧的苦头有多深,跳出农门的决心就会有多大。我们不想余生就在这田间地头,没完没了地摸爬滚打。此去经年,伴着母亲雷打不动的“宵共补衣灯”,总算在十年寒窗苦读无人问津中,安静地优秀,悄无声息地坚强,然后得偿所愿。逃离农村,拜别父母,扎根城市。多年以后,在文字里,寻找丢失的乡愁。

  俗话说,指儿不养老,指地不打粮。

  我们错以为,父母永远不会老;老屋永远不会倒塌;鸡犬相闻、阡陌纵横的家乡,永远不会衰落。年轻一代,相继远走他乡,去追逐想要的理想。乡下的学生生源,年年跳水,呈断崖式锐减。村子里的启蒙小学,如今残垣断壁、杂草丛生。就读过的高中,也早已人去楼空,热闹不再。

  

  意外的是,那里有个名叫“香铺”的小乡镇上,还有个初中学校,在岁月长河的罅隙间,居然安之若素地,即将迈进教书育人的第五十个春秋。那里,承载了我们所有本地在外游子的纯真与美好。这对我们而言,将是一个特别值得期待和庆祝的日子。

  乡里的祖祖辈辈,遵循着“耕读传家”、“穷不丢书,富不丢猪”的信念,薪火不息,代代相传。二十年前一个寻常日子,村里一位长者,曾对我耳提面命,要发狠念书,努力考大学,等脱产了回来,不要见到老家人,开口就是“我们那里,你们这里”。如今,除了年轮只增不减,除了容颜褪去些许稚气,我,还是我。

  “我们都是用朴素的童真和未经人世的洁白,来交换长大的勇气”。然后骑着各自心中的猛犸,去会会运气。给好运一点时间,努力攒够了,梦想才会开花。

  初中三年,似白驹过隙。

  “初一相差不大,初二两极分化,初三天上地下”。三年过后,有人搭乘上了高中或者中专继续深造的那趟列车;有人加入复读大军,“卷土重来未可知”;有人成了北上广的弄潮儿;也有人甘心情愿地,把一生交给了家乡那片热爱的泥巴田,“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一个个像被鼓风机吹上蓝天里的蒲公英种子,飘飘忽忽,重新洗牌。等再散落人间,尘埃落定,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各自生欢。

  

  自认向来不是块读书的料,成绩也一直不上不下。除了阅读码字,也没落下啥特别的喜好。所以,对于任过课的老师们来说,彼此萍水相逢,纯属路过。

  当然,记忆往往也会有偏好。我对当年教历史的许文祥老师,还是蛮有印象的。这位许大才子,海拔略显大众化,常年好穿衬衫搭西装,仪表堂堂,不怒自威。博古通今,又不乏幽默风趣,关键口才了得。能从美国南北战争,猝不及防地就给你聊到他们家屋后那棵神乎其神的大枫树上去了。我们当时对这位阅历丰富、侃侃而谈,情商智商双在线的先生,简直佩服到五体投地,就差顶礼膜拜了。

  还有那个在课堂上,张口唾沫星子横飞,从来不修边幅,大大咧咧,皮肤黝黑,头发凌乱、张牙舞爪,写几道数学题,能抹一裤子粉笔灰,画几何图形,拿起根苕帚,都能当尺子使,甚至时常对着我,无比欣喜地喊出我二哥名字,让我回答问题无数(提醒过几次后,发现都是徒劳,也罢,学霸总能令人刻骨铭心,看在我哥是您得意门生的份上,老师您开心就好),课下精通各类家电维修的姚向阳老师,不知现如今,是否神采依旧、不减当年?

  

  初中学校离家路程较远,中午吃食堂。每个月月初,会固定从家里用一条白色干净的蛇皮口袋,装好母亲仔细拿秤磅过几遍的十斤大米,交到学校司务长那里,再过下秤。确认不缺斤少两后,再倒入粮仓。中午打饭,没有饭票,更不可能会刷校园一卡通。十个人左右,合一个小组。到饭点的时候,派一个代表,去食堂领一只专属带编号的木制饭桶。里面盛的,便是大家当天中午的口粮了。力气大的同学,负责端饭桶,就在食堂门口,寻个空地儿,搁下。卷起袖子,抡着铁饭勺,轮流给大伙儿分配打饭。一阵速战速决,不过三五分钟,食堂内外,只剩空饭桶一地。此时,总会有几个珍惜来之不易,不愿白白浪费粮食的同学,会睁大一双梭子鱼眼,瞄准哪只饭桶米饭没被盛干净,一个箭步冲上去,拿起手中的小铁勺,贴着饭桶边沿,小心翼翼地,一勺一勺刮进自己的瓷饭缸。心满意足地回到教室座位后,从桌肚里掏出一早从家里带去的腌白菜或是萝卜个子,掏出玻璃瓶,然后将饭缸里多余吃不了的米饭,都一股脑儿扒拉进原先装咸菜的空罐头瓶,再用小铁勺压结实了,盖紧。就等傍晚放学后带回家,喂给院子里那几只精神头子不错的老母鸡。毕竟,普通人家里的日常开销,油盐酱醋啥,全指着从那几只鸡屁股里抠出来呢。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生命来来往往,来日并不方长。

  对于记忆里的故乡和母校,我们渐行渐远渐生疏,很少再向人提及,但也从未忘记。阔别数年,很想见你,不远万里。如若能够重逢,期待记忆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别来无恙。若不得见,山长水阔,江湖我们再约。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六尺巷文化

  原标题:阔别数年 很想见你 不远万里

  “风吹一片叶,万物已惊秋”。云白风清,桂子飘香。风拂金黄稻谷,十月丰收在望。

  

  秋天,在一片深绿中,缓缓而来。

  异地求过学的孩子都明白,自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起,父母只剩背影,老家只剩冬夏。从此,“背上行囊,就是过客;放下包袱,就找到了故乡”。会在嘴馋的时候,开始想家。

  凡是经历过炎暑烈日炙烤,蚊虫肆意叮咬,撑过农忙、搞过“双抢”的孩子都有数,当年吃过割稻插秧的苦头有多深,跳出农门的决心就会有多大。我们不想余生就在这田间地头,没完没了地摸爬滚打。此去经年,伴着母亲雷打不动的“宵共补衣灯”,总算在十年寒窗苦读无人问津中,安静地优秀,悄无声息地坚强,然后得偿所愿。逃离农村,拜别父母,扎根城市。多年以后,在文字里,寻找丢失的乡愁。

  俗话说,指儿不养老,指地不打粮。

  我们错以为,父母永远不会老;老屋永远不会倒塌;鸡犬相闻、阡陌纵横的家乡,永远不会衰落。年轻一代,相继远走他乡,去追逐想要的理想。乡下的学生生源,年年跳水,呈断崖式锐减。村子里的启蒙小学,如今残垣断壁、杂草丛生。就读过的高中,也早已人去楼空,热闹不再。

  

  意外的是,那里有个名叫“香铺”的小乡镇上,还有个初中学校,在岁月长河的罅隙间,居然安之若素地,即将迈进教书育人的第五十个春秋。那里,承载了我们所有本地在外游子的纯真与美好。这对我们而言,将是一个特别值得期待和庆祝的日子。

  乡里的祖祖辈辈,遵循着“耕读传家”、“穷不丢书,富不丢猪”的信念,薪火不息,代代相传。二十年前一个寻常日子,村里一位长者,曾对我耳提面命,要发狠念书,努力考大学,等脱产了回来,不要见到老家人,开口就是“我们那里,你们这里”。如今,除了年轮只增不减,除了容颜褪去些许稚气,我,还是我。

  “我们都是用朴素的童真和未经人世的洁白,来交换长大的勇气”。然后骑着各自心中的猛犸,去会会运气。给好运一点时间,努力攒够了,梦想才会开花。

  初中三年,似白驹过隙。

  “初一相差不大,初二两极分化,初三天上地下”。三年过后,有人搭乘上了高中或者中专继续深造的那趟列车;有人加入复读大军,“卷土重来未可知”;有人成了北上广的弄潮儿;也有人甘心情愿地,把一生交给了家乡那片热爱的泥巴田,“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一个个像被鼓风机吹上蓝天里的蒲公英种子,飘飘忽忽,重新洗牌。等再散落人间,尘埃落定,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各自生欢。

  

  自认向来不是块读书的料,成绩也一直不上不下。除了阅读码字,也没落下啥特别的喜好。所以,对于任过课的老师们来说,彼此萍水相逢,纯属路过。

  当然,记忆往往也会有偏好。我对当年教历史的许文祥老师,还是蛮有印象的。这位许大才子,海拔略显大众化,常年好穿衬衫搭西装,仪表堂堂,不怒自威。博古通今,又不乏幽默风趣,关键口才了得。能从美国南北战争,猝不及防地就给你聊到他们家屋后那棵神乎其神的大枫树上去了。我们当时对这位阅历丰富、侃侃而谈,情商智商双在线的先生,简直佩服到五体投地,就差顶礼膜拜了。

  还有那个在课堂上,张口唾沫星子横飞,从来不修边幅,大大咧咧,皮肤黝黑,头发凌乱、张牙舞爪,写几道数学题,能抹一裤子粉笔灰,画几何图形,拿起根苕帚,都能当尺子使,甚至时常对着我,无比欣喜地喊出我二哥名字,让我回答问题无数(提醒过几次后,发现都是徒劳,也罢,学霸总能令人刻骨铭心,看在我哥是您得意门生的份上,老师您开心就好),课下精通各类家电维修的姚向阳老师,不知现如今,是否神采依旧、不减当年?

  

  初中学校离家路程较远,中午吃食堂。每个月月初,会固定从家里用一条白色干净的蛇皮口袋,装好母亲仔细拿秤磅过几遍的十斤大米,交到学校司务长那里,再过下秤。确认不缺斤少两后,再倒入粮仓。中午打饭,没有饭票,更不可能会刷校园一卡通。十个人左右,合一个小组。到饭点的时候,派一个代表,去食堂领一只专属带编号的木制饭桶。里面盛的,便是大家当天中午的口粮了。力气大的同学,负责端饭桶,就在食堂门口,寻个空地儿,搁下。卷起袖子,抡着铁饭勺,轮流给大伙儿分配打饭。一阵速战速决,不过三五分钟,食堂内外,只剩空饭桶一地。此时,总会有几个珍惜来之不易,不愿白白浪费粮食的同学,会睁大一双梭子鱼眼,瞄准哪只饭桶米饭没被盛干净,一个箭步冲上去,拿起手中的小铁勺,贴着饭桶边沿,小心翼翼地,一勺一勺刮进自己的瓷饭缸。心满意足地回到教室座位后,从桌肚里掏出一早从家里带去的腌白菜或是萝卜个子,掏出玻璃瓶,然后将饭缸里多余吃不了的米饭,都一股脑儿扒拉进原先装咸菜的空罐头瓶,再用小铁勺压结实了,盖紧。就等傍晚放学后带回家,喂给院子里那几只精神头子不错的老母鸡。毕竟,普通人家里的日常开销,油盐酱醋啥,全指着从那几只鸡屁股里抠出来呢。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生命来来往往,来日并不方长。

  对于记忆里的故乡和母校,我们渐行渐远渐生疏,很少再向人提及,但也从未忘记。阔别数年,很想见你,不远万里。如若能够重逢,期待记忆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别来无恙。若不得见,山长水阔,江湖我们再约。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饭桶

  启蒙小学

  许文祥

  许大才子

  姚向阳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