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这正是蓝姐的那种蓝色吧

  小瓶子里装满了药水,隐形眼镜的镜片就泡在里面,淡淡的、浅浅的一点蓝色,如同雨过天晴最远处的天际线。魏玉仪立刻被这蓝色吸引了,这么纯净的蓝色,让人心生爱恋,不是要死要活的那种,但是又总让人欲罢不能,也许这正是蓝姐的那种蓝色吧!

  蓝姐在魏玉仪心中的感觉,并见得是甘愿为之赴汤蹈火,只是不经意间总会莫名想起。

  “原来今天她身上是有蓝色的。”魏玉仪对蓝姐的感受终于从肉上升到了灵。

  魏玉仪没有打问价钱,起身走出了眼镜店,无论如何他都付不起,至少今天他没这个能力。

  下午的时光居然已经有些暗淡,天上堆满了乌云,天空低得要命,又热又闷,如同待在阴暗、低矮、潮湿,没有窗户,不同风的地下室。耳边传来了宋冬野的歌声:“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

  “妈的,要下雨了!”魏玉仪转头去了最近的一间网吧,去迟了,恐怕今晚没出安身。

  

  尊敬的王二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1.4

  字数 351

  小瓶子里装满了药水,隐形眼镜的镜片就泡在里面,淡淡的、浅浅的一点蓝色,如同雨过天晴最远处的天际线。魏玉仪立刻被这蓝色吸引了,这么纯净的蓝色,让人心生爱恋,不是要死要活的那种,但是又总让人欲罢不能,也许这正是蓝姐的那种蓝色吧!

  蓝姐在魏玉仪心中的感觉,并见得是甘愿为之赴汤蹈火,只是不经意间总会莫名想起。

  “原来今天她身上是有蓝色的。”魏玉仪对蓝姐的感受终于从肉上升到了灵。

  魏玉仪没有打问价钱,起身走出了眼镜店,无论如何他都付不起,至少今天他没这个能力。

  下午的时光居然已经有些暗淡,天上堆满了乌云,天空低得要命,又热又闷,如同待在阴暗、低矮、潮湿,没有窗户,不同风的地下室。耳边传来了宋冬野的歌声:“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

  “妈的,要下雨了!”魏玉仪转头去了最近的一间网吧,去迟了,恐怕今晚没出安身。

  小瓶子里装满了药水,隐形眼镜的镜片就泡在里面,淡淡的、浅浅的一点蓝色,如同雨过天晴最远处的天际线。魏玉仪立刻被这蓝色吸引了,这么纯净的蓝色,让人心生爱恋,不是要死要活的那种,但是又总让人欲罢不能,也许这正是蓝姐的那种蓝色吧!

  蓝姐在魏玉仪心中的感觉,并见得是甘愿为之赴汤蹈火,只是不经意间总会莫名想起。

  “原来今天她身上是有蓝色的。”魏玉仪对蓝姐的感受终于从肉上升到了灵。

  魏玉仪没有打问价钱,起身走出了眼镜店,无论如何他都付不起,至少今天他没这个能力。

  下午的时光居然已经有些暗淡,天上堆满了乌云,天空低得要命,又热又闷,如同待在阴暗、低矮、潮湿,没有窗户,不同风的地下室。耳边传来了宋冬野的歌声:“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

  “妈的,要下雨了!”魏玉仪转头去了最近的一间网吧,去迟了,恐怕今晚没出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