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官宦之女不背信,下嫁卖菜老翁结仙缘

  

  卖菜老翁执意要媒婆到韦家提亲,看似荒唐,谁知卖菜的老翁,竟是一位得道真仙,有着乘凤仙游蓬莱的神通呢。图为宋代《仙山楼阁》。

  一顶破草帽,到了弃之如敝履的地步。一天,有人拿着这顶破帽子作信物,取出了千万贯钱。这顶草帽的主人,只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平日以种菜为生。当他执意要媒婆到韦家提亲时,看似荒唐,谁知卖菜的老翁,竟是一位得道真仙,有着乘凤仙游蓬莱的神通呢。

  扬州六合县有一个种菜的老翁,人称张老。梁武帝天监年间,他的邻居韦恕从扬州任满归来。韦恕见长女年已及笄,于是召来乡里的媒婆,请她寻访一位佳婿。

  张老听说了此事,高兴地守在韦家门口,见媒婆刚走出来,执意把她拉到自己家,并准备了酒菜招待她。酒兴正酣时,张老对媒婆说,虽然他已经衰迈,以浇菜园为业,但也可以过活。他请媒婆为他到韦家求亲。媒婆一听,破口大骂,悻悻地离去了。

  过了几天,张老再次邀媒婆请她说媒。媒婆没好气地说:“哎哟,你这老头真是自不量力,哪个书香门第的女子肯嫁给你?”媒婆觉得浇菜园的老头实在配不上韦家女,不肯为他到韦家说媒,以免自取其辱。张老执意恳请媒婆去说,实在不行,那也就是他的命吧。

  媒婆不得已,硬着头皮,冒着挨骂的风险,来到韦家。韦恕一听当场大怒,把张老和媒婆狠狠地骂了一通,说:“那浇菜园的老头算什么,也敢叫人来求亲?”

  媒婆向他解释,实在迫不得已,硬被那张老逼迫来的,只好替他传话。韦恕愤怒地说:“那你替我回复他,今天之内他能送来五百缗钱,我就答应他。”韦恕觉得一个种菜的老翁,哪有那么多钱?本想以此拒绝他。没想到,张老听到媒婆的传话,爽快地答应了,不一会儿,就用车拉着五百缗钱,送到了韦家门口。

  韦家人一看张老来真的,都大吃一惊:“之前的话是戏言。你一个种菜的老翁,从哪儿弄这么多钱?”于是去问女儿的意思。韦的女儿倒也不恨,只是淡淡地说:“这就是命吧!”

  张老娶了韦氏之后,依然像往常一样种菜园,背粪施肥,掘地除草,割菜卖菜,每天忙忙活活,不喜安逸。他的妻子则每天亲自下厨做饭,操持家务,浣洗衣服,没有丝毫羞愤惭愧之色。但是韦家的亲戚都很嫌弃他们。

  几年之后,乡里的熟人责备韦恕:“你家虽然穷,难道乡里就没有贫穷的好子弟吗?你怎么能把女儿嫁给那个卖菜的老头呢?既然你已嫁出了女儿,为什么不让他们走得远远的?”

  不久之后,韦恕摆下酒宴招来女儿和张老,趁着酒兴,韦恕稍微透露出让他们远离的意思。张老一听就明白了,于是起身说道:“我们之所以没有立即离开,担心你们会留恋女儿。如今你们心生嫌弃,离开又有何难!”张老答应次日一早就回王屋山,他在那里有一个小庄园。

  临行之前,张老夫妇向韦恕家人告辞。张老说:“日后如果想念我们,可以让大哥到天坛山南看望我们。”说罢,他们就离开了。

  几年之后,韦恕很想念女儿,觉得这么多年不见,她一定蓬头垢面的,认不出来了,就让儿子韦义方去寻访。韦义方来到天坛山南,看见一个昆仑奴,驾着一头黄牛正在耕田。于是问他:“此地可有张老庄?”

  昆仑奴立即放下犁具,向他拜道:“大郎为什么这么久才来啊?”说罢为他带路。一路走来,山水风景渐渐不同于人间。但见河的北岸有座朱门宅第,楼阁亭台错落有致,花草树木繁盛,烟云缭绕,景色明媚怡人。还有青鸾、白鹤、孔雀,自在地游走其间,悦耳的歌声伴随着管弦之乐,不停地回响在耳边。经昆仑奴介绍,韦义方大吃一惊,原来这里就是张老庄。

  当他进入大厅后,发现大厅的陈设相当华丽,四周弥漫着奇异的芳香。接着走出来十几名美丽的侍女。忽然间又出来一个人,头戴远游冠,身穿紫绡衣,脚穿红鞋,缓缓地走出来。那人容仪伟岸,面色柔嫩,侍女领着义方上前礼拜。他仔细一看,原来正是张老。

  张老说话也很清奇:“人世劳苦,仿佛置身烈火之中。身上还没清凉,愁焰又炽烈地燃烧起来,没有顷刻安泰的时候。”他问义方:“兄长久住人间,怎能自如呢?”

  不一会儿,义方的妹妹也出来了。他的妹妹立在堂前。但见厅堂用沉香木做屋梁,玳瑁镶嵌在房门上,以碧玉为窗,以珍珠为帘,台阶清冷光滑,颜色碧绿,看不出是用什么材质作成的。他见妹妹穿着华丽的衣服,是世间所没有的。稍后,招待他的食物也是世上没有见过的。

  次日一早,天刚亮,张老与义方闲谈时,忽然有一名侍女进来,贴着他的耳朵说了什么。张老笑着对义方说,他要去一趟蓬莱山,贤妹也要去,不过傍晚就会回来。让义方暂且在此地休息。

  一会儿,庭院中涌现出五色彩云,响起悦耳的音乐声,张老和妻子韦氏,各自跨上一只凤凰,带着十几名乘鹤的随从升入空中,并且很快就消失了。傍晚的时候,他们也就回来了。

  张老夫妻对韦义方说:“你独居在此太过寂寞。此地是神仙洞府,不是俗人所能游历的。因兄长有宿命,注定到此一览。然而不能久留,明天就得请你离开。”隔天临行之时,韦氏与兄长告别,殷勤地请他向父母转达问候之意。张老送给他二十镒黄金,又交给他一顶破草帽,叮嘱他:“日后,兄长没有钱时,可到扬州北邸卖药的王老家取一千万贯钱,持这顶草帽为信。”

  韦义方回到家后,向家人将其所见所闻一一描述,韦家人都很震惊。谁能想到,一个种菜的老翁,竟会有那么奢华的住处。谁又能想到,神仙就在眼前,而这双肉眼根本不认识对面的真仙。

  过了五六年,韦家用完了黄金,想让义方去扬州王老家取钱。有人说:“你取那么多钱,连一个字的凭据都没有,就凭这顶破帽子,怎能取信于人?”

  韦家生活困顿,实在走投无路了,逼着义方去扬州。果然在北邸找到那位王老,他以草帽为信,如愿地取出了一千万贯钱,义方载钱而归,韦家这才相信,张老真是神仙。

  后来,韦家又想念女儿,再派义方到天坛山南,义方再也找不到张老庄了。想必仙俗殊途,当缘分尽了,一切也就消散了。

  续玄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