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之魔童降世》我也好想做个坏小孩



  去看了《哪吒之魔童降世》,挺不赖的,场面效果堪称打了一场核战争。各种加强版的激光束、闪电、燃烧弹、氢弹、调动海水上天、瞬间冰冻一切等等。视觉冲击力爆棚,感觉非常过瘾,作为观者,充分体验到了作为人的全能自恋感和破坏毁灭欲。本来想后面带上家中6岁的小妞再看一遍,估计看《千与千寻》都能吓哭的小朋友是承受不来这种冲击的。

  

  哪吒小朋友超级吸引眼球,又衰又丧又丑的样子,带着体内的洪荒之力,背负命运的诅咒,天生魔童秉性,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各种叛逆,也各种憋屈。看惯了好小孩的成长故事,或者忍辱负重,或者正了八经,或者老实巴交,或者吃苦耐劳。

  

  虽然也被打动过,内心深处总多少有点不以为然的部分,觉得故事底下总有些刻意、无奈和无聊的感觉。总之是一种不畅快。相比之下,一个坏小孩真实的生命力的流动和被爱度化的成长过程更加让人动容。

  喜欢小哪吒的真实,即使一出生就被宣判了邪恶,遭人忌惮,即使成长过程因为被隔离而无比孤独,即使3岁就要面对天劫和死亡。小家伙不曾讨好任何人,不曾伪装,不曾违背自我。在这里我看到了一种人格上纯粹的质感。

  

  武志红曾经说过,人最怕面对的是自体的虚弱感和对他人的敌意。二者两者是每个人都有的部分,因为无法面对,而生出多种防御的方式,继而衍生出所谓的不同的性格和活法。

  比如烂好人,往往用我是个好人,用服从和讨好掩饰自己的虚弱,害怕对抗他人,掩饰内心对他人的敌意;比如不计代价拼命追求成就,也是一种通过追求优越补偿内在的无力感,通过取得竞争优势隐晦地攻击别人,等等。

  我做心理咨询个案的时候,有机会看到人的各种拧巴,各种掩饰,以至于当事人本人甚至都把自己绕糊涂了,只觉得痛苦,而忘记了自己原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这点上,哪吒小朋友可以肆无忌惮地捣蛋,痛快地报复、发怒,也充分地哭泣悲伤,任凭情绪真实自由地流动,充分地表达,不经歪曲、掩饰,实在是一种饱满的生命力,珍贵的个人体验,也颇有一种人格美学的价值。

  关于魅力和外貌,这个电影也让我有了些新的体会。我多少还是个颜控的,喜欢好看的人和东西。这么丑的哪吒男一号,意外地让我觉得比小时候看的那版有魅力多了。第一次觉得长相真的不如人格和气质更打动人心。

  

  前两天街边看见一男的,又粗又黑,小眼睛大饼子脸,一眼扫过去觉得他手里再握个炒勺会非常搭配,可是就片刻,那汉子站定在那里,身姿稳固如山,眼神苍凉睿智,还透出点邪性和狠劲,瞬间,让老娘心旌一荡。

  再好看,再难看都不过是个皮囊,打动人的还是里面的真货。通过眼神、身姿、气质、说的话、做的事,不断流露出来,这才是一个人真正持久的魅力。

  

  还很喜欢的部分是哪吒和小龙的对偶人物设计,哪吒和小龙正邪本一体,来自同一颗混元珠。哪吒号称三太子,有金吒和木吒两个哥哥,小龙是甲乙丙的敖丙,估计上面还有个敖甲和敖乙吧。

  长大些的哪吒像个街边一言不合就火拼的不良少年,敖丙像个高冷富贵,又很着调的翩翩公子,两人本是邪中有正,善中有恶。最后的和解与联手也象征着人格对立面的整合,这本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影片播完,开始放字幕,本来想走,突然出现黑白的哪吒卡通画,配文说:谁都不许走,后面有彩蛋,于是大家真就没有。等了半天没看见什么像样的彩蛋,刚要走,小哪吒又出来说,看谁敢走,后面还有彩蛋。于是又等,等来个新片预告的片段。感觉被小家伙给耍了。出门的时候听到一对小情侣说,头回把个电影看得这么精光!话说,我觉得被耍得挺开心!

  

  片尾歌是个惊喜,歌词、嗓音、旋律都应景,都好听。

  “在期待后失望,在孤独中疗伤

  拥抱已耗尽我所有的力量,今后我为自己绽放

  在告别后坚强,受伤也绝不投降

  背影会解释我所有的去向,今后我与自己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