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历史上最假的战争史,昆阳大战硬把刘秀装扮成了神!

  小说:历史上最假的战争史,昆阳大战硬把刘秀装扮成了神!

  散布在山东一代的赤眉军,和湖北一代的绿林军,就像两团火种,短短数年,骤然间变成了燎原烈焰。

  赤眉军临近洛阳,所以王莽格外重视,主力部队由王匡和哀章统领,基本集中在青徐一带对付赤眉军。而相对偏远一点的绿林军,因为起步晚,未得到充分重视,连部队都是临时招募的。直到甄阜梁丘赐阵亡,严尤陈茂败退颍川,刘玄悍然登基称帝,王莽才感觉到绿林军的危害,准确地说,绿林军现在应该叫更始政权下的汉军。

  地皇四年三月,王莽派新朝第一战将大司空王邑出马。王邑和大司徒王寻领兵,以极短的时间平定了崤山以东地区。又征召通晓六十三家兵法的人为军官,任用巨人巨毋霸为垒尉。前面交代过,巨毋霸有一项绝活:驱使猛兽!于是虎、豹、犀、象等猛兽被运往前线。

  大军到了洛阳,汇集由各州郡长官亲率的精兵,合计四十三万人,号称百万。大军一路南下,旌旗招展,烟尘滚滚,辎车千里不绝。五月,大军离开颍川南下,同严尤、陈茂会合,一场新朝末年最大规模的战争,即将拉开帷幕。

  就在王邑大军调集的同时,王凤和太常偏将军刘秀等,率领汉军攻克了昆阳、定陵、郾等城池。刘縯则攻克了新野,并持续攻打宛城。

  汉军将领见到王邑王寻无边无际的人马滚滚而来,吓得像没头的苍蝇,一溜烟钻进昆阳城。又一想,昆阳一座小破城,哪里抵得住几十万大军的冲击,城破是早晚的事,又急匆匆忙着收拾细软,准备分散逃跑。

  刘秀赶紧阻拦道:“我们现在人手就少,合力抵抗也许还有生机,分散开来,肯定被一一击破。目前刘縯的部队正在攻打宛城,假如我们败退,昆阳失守,只要一天工夫,敌军就能夹击刘縯,我们的各部人马就全完蛋啦!现在正是我们同心同德,共举大业的时候,怎么能就想着妻儿财宝呢?”

  刘秀一席话激怒了众人:“你一个偏将军,竟敢教训我等!”刘秀笑着站起身,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外侦察兵急报:“王邑大军即将抵达城北,绵延百里,根本看不到队尾!”

  将军们慌了,觉得刘秀这个小年轻说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不由放下了架子,就请他一起商议。最后决定:王凤和王常率领城中八九千人马,负责守卫昆阳,刘秀和五威将军李秩等十三人,乘新朝大军尚未合围,从南门骑马突围,从城外收集人马救援。

  刘秀等刚刚突围而去,王邑的几十万大军,合围了昆阳城。晚一步,也许战局就改变了。

  王邑王寻来势凶猛,兵峰直指昆阳,一下子将王凤、王常和刘秀围困在昆阳城内。此时两军形成了两个主战场,一路是王邑的大军围困一万多人昆阳城;一路是刘縯部攻打重镇宛城,两个战场相距一百二十公里。

  严尤向王邑献策说:“昆阳城小而坚固,现在伪帝刘玄在宛城,我们大军迅速向那里进兵,他必定奔逃;宛城方面的汉军一旦失败,昆阳城里的汉军自然向我军降服。”

  严尤觉得昆阳既难攻,又不具备战略意义,不如舍弃,应集中火力解宛城之围,宛城一解,整个大势就非常明晰了。他的这个建议是否正确,我们稍后再做讨论。

  王邑不同意,他说:“我以前围攻翟义,因没有活捉住他而受到诟病,如今带领百万之众,一个小小的昆阳城都不能拿下,岂不有损军威。必须要先拿下昆阳并屠城,以此立威,在乘胜前行,岂不痛快!”

  王邑把昆阳包围了几十重,列营上百个,战鼓之声传到几十里。新朝军队对昆阳展开了立体进行,地面用战车撞城;地下工兵挖地道,企图直达城内;天上箭矢如雨射向城内,以至于城里的人出门身上都要背着门板。

  王凤等从来没见过这么大阵仗,担心分分钟变成刺猬,于是乞求投降。王邑根本不予理睬,以为拿下昆阳就是眼前的事。

  严尤建议说:“依《兵法》,围城要留下缺口,让被围之敌出几个漏网之鱼,把消息带到进攻宛城的绿林军那里,如此那一支军队也会军心动摇。”王邑再次拒绝严尤的建议。

  总之严尤似乎就是个怀才不遇的可怜虫,给王莽提意见,屡屡不受重视。现在作为败军之将,给王邑打下手,又被王邑轻视。先打宛城的建议至少存在争议,但围城留缺口的建议无疑是有意义的。除了严尤所说的动摇宛城绿林军,更主要的是,它可以给昆阳城中的人一个虚幻的念想——实在不行就从那里突围吧,一旦有此念头,守城的信心立马会大损,城破得会更快。突围的人可能有少量漏网之鱼,实际还是很难逃脱围追堵截。

  王邑不听,也不知道作为总指挥,他是如何统一协调宛城保卫战的。

  宛城的守将叫岑彭,助手叫严说。岑彭是济阳县令,被刘縯大败丢了棘阳,在甄阜军中戴罪立功,甄阜梁丘赐败亡后,他逃入宛城,承担起了宛城守卫工作。此时,已经经受住了五个月的围攻。而汉军方面,刘玄应该就在宛城附近,大有不拿下宛城誓不撤军的架势。

  终于,城中因为缺粮,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岑彭帅全军报降。不知道王邑对宛城守卫工作做了哪些努力,是没有做,还是做了没产生效果。总之,宛城一直孤军奋战,导致失陷。不久,王邑就尝到了宛城失利对他的巨大影响。

  六月初一,刘玄进入宛城,并以此为都城。在刘縯的力保下,刘玄封岑彭为归德侯。

  逃出昆阳的刘秀,赶到郾和定陵等地,说服各地守将,征集兵马,前往昆阳增援。

  六月初一,刘秀和各营部队一同出发,亲自带领步兵和骑兵一千多人为先头部队,在距离新朝大军四五里远的地方摆开阵势,历史上最假的一段战争史拉开帷幕。

  按史书记载,刘秀先用一千人,接连打了几个胜仗,累计杀敌百千人。接着又率领三千敢死队,打败了王邑、王寻的一万人马。为了能自圆其说,特地交代,是王邑王寻让大队人马不许轻举妄动,所以几十万大军,眼睁睁看着刘秀三千人,把自己的中军大营冲得稀里哗啦,甚至王寻战死,他们也不敢出手相助!

  这时候,昆阳城中的王凤,乘机打开城门,全军出动,前后夹击王邑,瞬间功夫,王邑的大军“走者相腾践,伏尸百余里”。巧得很,老天也来帮忙,迅雷大风狂作,飞沙走石,大雨倾盆。巨毋霸带来的猛兽都吓得直哆嗦,暴涨的雨水淹死上万士兵,河水断流。

  王邑、严尤、陈茂骑马踩着死尸渡水逃往洛阳,四十三万大军灰飞烟灭。战场上遗留下来的物资,汉军搬运了几个月都没运完,就烧掉了一部分。

  关于昆阳之战,长期以来就有学者提出诸多质疑,但因为王莽的非主流身份,这段历史的真相探索,很容易被人扣上“翻案”的大帽子,所以,研究的范围极其狭窄。根据我个人搜集的资料和分析,我认为,昆阳之战就是被严重篡改了一段战争史,主要篡改的内容有如下两个方面:

  一、新朝与汉军的军力对比

  按史书说法,汉军在昆阳城只有一万人,后期增援部队几千人,其余约八万多人大多在宛城。新朝四十三万大军(不算宛城守军),全部集中在昆阳。

  前面我们交代过,宛城与昆阳相距一百二十公里,不算远,几乎可以看做是一场战役的两个点。那么在兵力悬殊如此巨大的情况下,王邑的选择非常让人难以置信。按《孙子兵法》的基本理论:十则围之,倍则攻之。即便再愚蠢的将军也不难做出部署:以十万人马对昆阳围而不打,剩余三十三万人马,与宛城守军夹击城下的八万汉军,汉军能有胜算吗?

  常规情况下,分兵是大忌,可是王邑的优势太大了,完成可以做到分兵不减势。王邑这个百战将军,怎么就想不到呢?甚至连智多星严尤,还出了个弃昆阳,夹击宛城的馊主意。请问当你夹击宛城下汉军时,昆阳也从背后来夹击你怎么办?难怪王邑不同意。

  这些逻辑不通的说法,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得通:王邑的大军远远不到四十三万人!有专家分析说,很可能王邑只有四五万人!

  如此我们就能解释得通王邑的顾虑了,他的军力攻打昆阳有优势,攻打宛城根本没有任何优势,更不可能分兵,只能二选一。

  王邑选择先易后难,他下了两个赌注:一是自己的兵力,足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拿下昆阳;二是宛城的守军完全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严尤希望先难后易,他觉得有宛城守军策应,对汉军夹击,这块硬骨头被啃下的意义更大。很显然,严尤的选择有问题,一旦大军向宛城移动,昆阳城内的汉军出城尾随,与宛城的汉军共同夹击新军怎么办?

  可惜得很,王邑没能如期拿下昆阳,反而被攻打宛城的汉军占了先机。

  二、刘秀在昆阳之战中的贡献

  史书显然神话了刘秀的作用,编造的情节太过于匪夷所思。如果说,以一千人连连得胜,杀敌百千人,还能说得过去,小股偷袭嘛,也许王邑太大意,被干了几次也有可能。但中军被冲了,因为没有军令,几十万大军出于观望状态,也太把读者当傻子了吧?再说即便再仓促,王邑连下个命令的时间都没有了?

  三千人打败一万人的中军,本来就够神得了,接着又让四十几万大军惨败,除了班固,我觉得没人信!

  我觉得应该是宛城的援军此时已经征调过来了,此时汉军的总军力应该超过了新军,至少不比新军少。试想一下,明明宛城已经攻克,不等援军,以几千人拔虎须,刘秀的脑子进水啦?

  要说昆阳之战王邑的失败,就在于错误估计了,攻陷昆阳和坚守宛城的难度。其实,严尤的思想是可取的,方法是可以讨论的。我以门外汉的身份,“代替”王邑重新部署。

  行动总目标:消灭宛城汉军主力。不过鉴于昆阳汉军的策应,必须先消灭昆阳汉军,或者将昆阳守军禁锢在城里不得出,而不是将目标定为拔除昆阳城。

  严尤的建议可以作为一个选项,但必须在通往宛城的路上设伏,引诱昆阳汉军入圈套,干掉他们,以保证无后顾之忧。

  第二个办法就是先佯攻昆阳,再迅速转移兵力到宛城,对宛城汉军突袭。两地相距仅一百二十公里,应该可以做到。等昆阳汉军反应过来,很可能宛城之战已经结束。

  当然,王邑没这么选择,他败光了新朝所有的家底,至此,新朝灭亡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挽回的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