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虎有生气阳刚之美,充满力之弧度,雄健之美,令人喝彩

  小说:虎虎有生气阳刚之美,充满力之弧度,雄健之美,令人喝彩

  第二十三章 雄健,力之弧度

  燕赤锋纵声大笑,振起掌中青锋疾走一线,迅猛无情地刺向虎子咽喉!虎子沉嘿一声,放马塌腰,气沉丹田,双掌顿时劲风飒飒,向着师弟的长剑拍击。但听“嘶嘶”声响不断,掌风和长剑之上挺进的劲道相遇,把那剑身震得生生偏出三、四分的斜度。

  因为产生了这些偏差,那剑尖所对准的就不再是虎子的咽喉部位,而是直接从旁边荡了过去。准头已失,那金属破风之声却仍在他耳边嗡嗡锐响!

  以劲气强行震开长剑,虎子左掌旋尔变掌为指,去往那剑身又是一弹。燕赤锋但觉一股大力袭来,握剑的手居然隐隐生疼。他知道这名师兄一副强壮体魄,膂力奇雄、天生神力,和他比拼这个简直就是自取败亡。

  眼见那道掌力更是浑厚惊人,万不可以力敌硬抗,燕赤锋当下脚尖轻轻一旋。红衣飘起之际,他就转到了虎子左后侧,掌中剑式突变,往其后腰无声刺去。

  这两名少年男子这番开打,其胶着的情形,却又和那厢的四女子交手对战之状况大有不同——众女子们身姿曼妙、招式轻灵。而燕赤锋却剑路刚猛锐利,大开大合,很有气势。恰恰虎子的拳章亦也是虎虎有生气的一派阳刚之美——是以他们的打斗甚是显得激烈慷慨,充满力之弧度,雄健之美,直欲令人惊呼赞赏,唶叹喝彩。

  练武场上演练良久,看看就快到了用餐的时间,他六人方次第停止练习,相从又回到了居处,各自分工合作,准备炊饮之事。当下男生磨刀劈柴,女生汲水烧火,一十二只手齐齐忙活开来,办事可谓非常具有效率。不多时间,灶间就已自飘起了缕缕诱人的清香。

  用罢饭后,众人又去到丘无源的丹室外头一张,发现其时昆仑诸子犹尚未离开。苍鹰等人面面相觑之后,俱都不敢喧哗相扰,随后亦蹑手蹑脚地悄然离开了。

  这时,燕赤锋提着长剑,只身一人,又上到后面的练武场去用功发奋,勤苦练剑去了。白鹭则带领着黄萤,两个人快手快脚地将锅碗瓢盘通统洗刷一清。大师姐苍鹰站在竹林下,将虎子叫过去,二人就最近所发生的一些变故互相发表看法,求同存异,彼此交流着意见。

  唯独貂儿最是无所事事,就在白鹭和苍鹰二者之间穿来钻去地,东问一句西扯一声。但也许她似乎忽然觉得这样无聊挺没意思挺不来劲的,就又慢慢地转到了练武坪上,准备去舒活舒活她老人家懒散而又百无聊奈的筋骨皮。

  谁知刚走到那里,却意外发现燕赤锋正在将一口钢剑舞得虎啸龙吟,端的好不犀利。真可谓是疾风碾劲草,一派挡者莫不尽披靡的威武霸气!

  貂儿侧边看了一会子,就冲他摇了摇手,高声喊道,“喂,燕赤锋,你的剑法还真挺不错的呀!”

  燕赤锋也不回头看她,依旧迅步舞剑如故,嘴上却哼得一哼,冷冷说道,“剑法再好,却只怕也远远入不得你貂儿大侠的法眼呀。今日方才饭前和虎师兄那一战,他虽功力尚在我之上,却也半点没占到我的便宜。

  可惜的是,我倘若想要胜过他,着实也并非容易之事!既然如此的话,当还需努力精进自身,增益变强。师父曾有言教导,勤则有功,嬉则荒废。所以,我还需发扬不辍,加倍刻苦练习!”

  “嘿嘿,那是。不过我大师兄武功,在我们这些人当中,除了大师姐和豹师姐以外,就属他最厉害了。诶我说,你要是随便用点功就能打败他,那我们几个的脸可往哪里搁呀?”貂儿玩笑道,“但是呢,话又说回来吧,虽然我在各位师兄师姐里面那个……比较起来,并不算很出色,可你要是打败我的话,却也并不是很困难。”

  她的话虽然有点绕,意思却很明显。无非就是说燕赤锋即使理所当然打不过她大师兄,但怎么着也多少比她本人是要厉害那么一丢丢的。这话尽管是用玩笑的口吻说的,实际上在话里却无疑带着有那么一丝安慰的意味。

  不过呢,好心有时却未必能令人宽慰心感,有时候它所起到的效应甚至还会适得其反。就像现在这种情况——貂儿的话方刚说完,就让燕赤锋几乎哑然失笑,顿时用略带恶意嘲讽的口吻揶揄道,“打败你?要是只能打败你,嘿,那我的脸又该往哪里放?”

  貂儿闻言当即将脸一放,怒哼道,“燕赤锋,你说这话未免太也不给我留面子了吧?难道在你眼里看起来,我貂儿的武艺当真就有那么不堪吗?”

  “呵呵,”燕赤锋纵声大笑道,“说实话倒也不是很差,差到毫无可观处,不值一提那种。可是我燕某人练剑多年,刻苦用功,旦夕不曾少辍,并且年龄也较你大好多,设要是反而都不如你了,岂不可耻?”

  “好吧,我不跟你多说了。现在就我们两个在这里,不如咱就就地来比试一番。权且三招两式,彼此点到为止,就当活动一下筋骨。在这有限的几手招式里,大家也不必谦让,可各展手段,各使绝招,看看我究竟还差你多少,怎样?”貂儿边说着边慢悠悠地走将过来,向燕赤锋发起挑战。

  燕赤锋将剑招收住,长身立在当地,看着站在旁边的小姑娘笑允道,“你要跟我比试?好啊?哼哼,却没什么不可以的。那就不用客气,请尽管出招吧!”

  貂儿就等他这句话,见他答应,不由分说,当即挥拳便打。她的动作固然够快,但燕赤锋却也半点不慢,早觑她来势,见招拆招,挥斥若定。二人当即战成一团。

  正在打得火热,难分难解之际,却听苍鹰微笑道,“燕师弟的剑法已经颇有火候,再继续下去,貂儿恐怕就要显露败象了。”

  随即跟在她身边的虎子接口说道,“不错。貂儿练功虽也勤快,可是限于年纪、临阵经验以及自身的功力,和燕师弟相比的话,毕竟还存有很大的欠缺……”却不知他们二人究竟是什么时候停止了闲聊,也重新上到了这块演武场坪,在一边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