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态宛然 意逾于象——张萱人物画的丽影丰姿

  江西美术出版社2019.8.13我要分享

  真态宛然 意逾于象

  ——张萱人物画的丽影丰姿

  

  选自江西美术出版社《中国人物画史》(樊波著)

  

  张萱(生卒年不详,陕西西安人)是处于吴道子和周昉前后之间的一位重要的盛唐人物画家。和唐代许多著名人物画家一样,张萱的绘画才能深得统治者赏识,并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他对宫廷生活的方方面面十分熟悉,从而为其绘画“写真”提供了重要的现实基础。据《唐代名画录》载曰:“张萱,京兆人也,尝画贵公子、鞍马、屏障、宫苑、仕女,名冠于时。”另据《宣和画谱》载曰:张萱不仅擅长“贵公子”和“闺房仕女”这一类题材,而且还“能写婴儿”。按照《宣和画谱》的看法,画婴儿,要表现出“岁数”大小,分辨出“面目”的髫、稚差异,是有一定难度的。当时不少画家往往将婴儿画成“身小貌壮”,或者“类似妇人”。但张萱却能避弃此弊,技高一筹,而自成一家,从而显示出他很高的“写真”本领,正如后人评价所言:“真态宛然”。

  但是张萱的人物画特点却不能以“写真”来加以概括。与唐代早期画家不同,张萱的人物“写真”能融入浓郁的诗意,使其画面笼罩着一层意境感。据《太平广记》载曰:张萱“画《长门怨》,约词摅思,曲尽其旨”,从而将“金叶梧桐秋叶黄”的诗意很好地传达出来。他的作品《贵公子夜游图》《宫中七夕乞巧图》《望月图》等,“幽闲多思,意逾于象”,很有诗的意境。宋代苏轼曾评价王维,说他“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从张萱所选择的诗句“金叶梧桐秋叶黄”来看,画面感的确十分鲜明生动,可谓“诗中有画”;而他依此约词摅思,进一步将其成功描绘出来,并能曲尽其旨,当然也就会“画中有诗”。“画中有诗”并非仅仅是给画面带来一般的文学趣味,而应是由诗意导引的、超乎画面形象的境界想象和展示,这就是所谓“意逾于象”,也就是所谓的意境感。前文曾说,隋代展子虔的人物画由于与自然相融合,从而表现了一种意境美;而张萱的人物画则由于诗意的融入,表现了另一种意境美,这种意境美从他现传的作品中依然可见一斑。

  

  唐·张萱( 传)

  虢国夫人游春图

  绢本 设色

  纵51.8 厘米

  横148 厘米

  辽宁省博物馆藏

  不仅如此,张萱的人物画还散发出浓郁的时代气息,鲜丽的色彩,肥硕的骏马,矫健的身姿和丰满的仕女形象—其作品无一不昭示出盛唐的审美情趣和格调。尽管后来的周昉的人物画(主要是仕女画)才真正代表着盛唐理想美的范本,但张萱却是将这种理想美最先透露出来的人物画家。与周昉相比,张萱的作品不是沉静的展示,而是主动彰显。张萱笔下的绮罗人物在彰显着富丽华贵的同时,还洋溢着一种热情欢跃的调子,显然是盛唐那种乐观、自信、向上的精神氛围深深地感染了画家,并通过其作品十分自由和谐地表现出来了。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捣练图》以及与其艺术法很类似的《游骑图》都表明了这一点。具体来看,张萱的人物画准确而生动,在用笔上继承了杨子华、阎立本以来的传统路数,细劲而圆润,依循着人体结构、动作和衣裙的变化,流畅婉转,疏密有致。他画仕女“朱晕耳根”,从而衬托出其丰腴白嫩的面庞。从整体上看,张萱的人物画的位置经营在大开大合和局部穿插的对比关系中,画面空间很有深度感。现传的张萱作品均为横幅长卷,在这样一个展开的平面上表现出空间的深度并非易事。画家在安排人物时,采用不同的视线角度和多种不同姿态转向,使得人物所处的空间关系变得异常丰富。

  

  唐·张萱( 传)

  捣练图( 局部)

  绢本 设色

  纵37 厘米

  横147 厘米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如《捣练图》右边的四个仕女形象,她们“脸相却有一个类似月亮从圆到缺的变化—从第一个女子的全型的脸过渡到第三个女子的倾斜的脸,然后又过渡到第二个女子的侧着的脸,而在到达第四个女子时,她的脸就完全看不见了”。正是这种脸相的变化以及相伴随着的身姿角度的转换,组成了一个既丰富又有深度的空间关系。而这一切又统一于大开大合的整体节奏—《虢国夫人游春图》将此表现得尤为显著,其出游的队列在错落变化中自左上而右下,由合而开,但却连贯一体。在这方面,张萱和周昉(如《簪花仕女图》《挥扇仕女图》)是很不相同的。张萱的人物画比周昉更具一份“动态”的意趣。周昉的人物多为沉静的展示,而张萱的人物则是主动的彰显,这不仅表现在开合变化的构图章法中,而且还表现在一系列鞍马、戏乐、出行为题材的人物情态上。与唐代其他人物画家相比,张萱人物画很少取材于佛教,既没有端严庄静的菩萨造像,也没有阴森酷厉的地狱变相,他的画是属于现实的宫廷的,属于大唐繁华似锦的春天。张萱所热衷的题材或为“宫骑”,或为“博戏”,或为“鼓琴”,或为“横笛”,还有“烹茶”“斗鸡”“藏谜”“抱婴”“戏猫”“织锦”“捣练”如此等等。这些题材是夸耀,是满心欢欣的展露,因而在人物情态和造型上显现着生命本身不可掩抑的“动态”意趣。有的学者认为,那幅佚名的《游骑图》与张萱画风十分相近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它将这种“动态”意趣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图中骑手身形矫健,骏马腾跃,尤其是右边的第二位骑手,偏侧前倾的身姿和执鞭后摆的长臂,以及胯下的白马高耸的肥臀和飞扬的四蹄,将整个画面带入到一种极富动感的旋律之中。此外张萱人物画设色精到,仕女衣裙上的花纹和色调蕴含着丰富的层次变化,从总体上看去,却是那样鲜丽明快,一派大唐的华彩风韵。在这里,人们已无法看到笼罩在汉代人物画上的那种神秘的氛围,也很难看到魏晋南北朝人物画中的仙风道骨,甚至初唐人物画所包含的“助人伦,成教化”的倾向也隐然消退—而只有美本身才是作品的基本主旨,这种美是现实的、感性的,同时又是华贵的、矫健的和充满着诗意芳香的。当这种美渐次浓郁起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周昉那种更为成熟、雍容的人物意态呈现在唐代画坛上。

  《虢国夫人游春图》高清欣赏

  

  张萱《捣练图》高清欣赏

  

  著者:樊波

  开本:16

  印张:53.5

  字数:60万

  图数:535幅

  ISBN 978-7-5480-5092-6定价:278.00 元

  《中国人物画史》是迄今第一部对历代中国人物画发展作出全方位、深层次考察和研究的专门画史。全书将中国人物画史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发展脉络和审美系统进行考察,通过七个相对独立又密不可分的阶段,高屋建瓴地把握了其发展的基本脉络和整体趋向;同时剖析了人物画的笔墨技法、造型方式、师承与演变,历代绘画理论对人物画实践的导引,哲学和宗教观念对人物画的渗透和影响,政治、经济状况对人物画的制约,以及人物画与山水画和花鸟画在整个中国画发展史中的复杂关系。

  编辑

  Angie

  线上书店

  Online Bookstore

  ○

  江西美术出版社 出品

  ○

  

  江西美术出版社天猫旗舰店

  四年好店!

  官方正品保障

  凡在天猫旗舰店购书

  享专属优惠折扣

  邮购电话:0791-

  ↓↓ 如 何 进 店 购 书 ↓↓

  天 猫 旗 舰 店

  1在淘宝、天猫搜索店铺关键词 江西美术出版社旗舰店

  2.复制地址在浏览器打开

  天 猫 专 营 店

  1在淘宝、天猫搜索店铺关键词 江美长风图书专营店

  2.复制地址在浏览器打开

  收藏举报投诉

  真态宛然 意逾于象

  ——张萱人物画的丽影丰姿

  

  选自江西美术出版社《中国人物画史》(樊波著)

  

  张萱(生卒年不详,陕西西安人)是处于吴道子和周昉前后之间的一位重要的盛唐人物画家。和唐代许多著名人物画家一样,张萱的绘画才能深得统治者赏识,并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他对宫廷生活的方方面面十分熟悉,从而为其绘画“写真”提供了重要的现实基础。据《唐代名画录》载曰:“张萱,京兆人也,尝画贵公子、鞍马、屏障、宫苑、仕女,名冠于时。”另据《宣和画谱》载曰:张萱不仅擅长“贵公子”和“闺房仕女”这一类题材,而且还“能写婴儿”。按照《宣和画谱》的看法,画婴儿,要表现出“岁数”大小,分辨出“面目”的髫、稚差异,是有一定难度的。当时不少画家往往将婴儿画成“身小貌壮”,或者“类似妇人”。但张萱却能避弃此弊,技高一筹,而自成一家,从而显示出他很高的“写真”本领,正如后人评价所言:“真态宛然”。

  但是张萱的人物画特点却不能以“写真”来加以概括。与唐代早期画家不同,张萱的人物“写真”能融入浓郁的诗意,使其画面笼罩着一层意境感。据《太平广记》载曰:张萱“画《长门怨》,约词摅思,曲尽其旨”,从而将“金叶梧桐秋叶黄”的诗意很好地传达出来。他的作品《贵公子夜游图》《宫中七夕乞巧图》《望月图》等,“幽闲多思,意逾于象”,很有诗的意境。宋代苏轼曾评价王维,说他“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从张萱所选择的诗句“金叶梧桐秋叶黄”来看,画面感的确十分鲜明生动,可谓“诗中有画”;而他依此约词摅思,进一步将其成功描绘出来,并能曲尽其旨,当然也就会“画中有诗”。“画中有诗”并非仅仅是给画面带来一般的文学趣味,而应是由诗意导引的、超乎画面形象的境界想象和展示,这就是所谓“意逾于象”,也就是所谓的意境感。前文曾说,隋代展子虔的人物画由于与自然相融合,从而表现了一种意境美;而张萱的人物画则由于诗意的融入,表现了另一种意境美,这种意境美从他现传的作品中依然可见一斑。

  

  唐·张萱( 传)

  虢国夫人游春图

  绢本 设色

  纵51.8 厘米

  横148 厘米

  辽宁省博物馆藏

  不仅如此,张萱的人物画还散发出浓郁的时代气息,鲜丽的色彩,肥硕的骏马,矫健的身姿和丰满的仕女形象—其作品无一不昭示出盛唐的审美情趣和格调。尽管后来的周昉的人物画(主要是仕女画)才真正代表着盛唐理想美的范本,但张萱却是将这种理想美最先透露出来的人物画家。与周昉相比,张萱的作品不是沉静的展示,而是主动彰显。张萱笔下的绮罗人物在彰显着富丽华贵的同时,还洋溢着一种热情欢跃的调子,显然是盛唐那种乐观、自信、向上的精神氛围深深地感染了画家,并通过其作品十分自由和谐地表现出来了。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捣练图》以及与其艺术法很类似的《游骑图》都表明了这一点。具体来看,张萱的人物画准确而生动,在用笔上继承了杨子华、阎立本以来的传统路数,细劲而圆润,依循着人体结构、动作和衣裙的变化,流畅婉转,疏密有致。他画仕女“朱晕耳根”,从而衬托出其丰腴白嫩的面庞。从整体上看,张萱的人物画的位置经营在大开大合和局部穿插的对比关系中,画面空间很有深度感。现传的张萱作品均为横幅长卷,在这样一个展开的平面上表现出空间的深度并非易事。画家在安排人物时,采用不同的视线角度和多种不同姿态转向,使得人物所处的空间关系变得异常丰富。

  

  唐·张萱( 传)

  捣练图( 局部)

  绢本 设色

  纵37 厘米

  横147 厘米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如《捣练图》右边的四个仕女形象,她们“脸相却有一个类似月亮从圆到缺的变化—从第一个女子的全型的脸过渡到第三个女子的倾斜的脸,然后又过渡到第二个女子的侧着的脸,而在到达第四个女子时,她的脸就完全看不见了”。正是这种脸相的变化以及相伴随着的身姿角度的转换,组成了一个既丰富又有深度的空间关系。而这一切又统一于大开大合的整体节奏—《虢国夫人游春图》将此表现得尤为显著,其出游的队列在错落变化中自左上而右下,由合而开,但却连贯一体。在这方面,张萱和周昉(如《簪花仕女图》《挥扇仕女图》)是很不相同的。张萱的人物画比周昉更具一份“动态”的意趣。周昉的人物多为沉静的展示,而张萱的人物则是主动的彰显,这不仅表现在开合变化的构图章法中,而且还表现在一系列鞍马、戏乐、出行为题材的人物情态上。与唐代其他人物画家相比,张萱人物画很少取材于佛教,既没有端严庄静的菩萨造像,也没有阴森酷厉的地狱变相,他的画是属于现实的宫廷的,属于大唐繁华似锦的春天。张萱所热衷的题材或为“宫骑”,或为“博戏”,或为“鼓琴”,或为“横笛”,还有“烹茶”“斗鸡”“藏谜”“抱婴”“戏猫”“织锦”“捣练”如此等等。这些题材是夸耀,是满心欢欣的展露,因而在人物情态和造型上显现着生命本身不可掩抑的“动态”意趣。有的学者认为,那幅佚名的《游骑图》与张萱画风十分相近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它将这种“动态”意趣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图中骑手身形矫健,骏马腾跃,尤其是右边的第二位骑手,偏侧前倾的身姿和执鞭后摆的长臂,以及胯下的白马高耸的肥臀和飞扬的四蹄,将整个画面带入到一种极富动感的旋律之中。此外张萱人物画设色精到,仕女衣裙上的花纹和色调蕴含着丰富的层次变化,从总体上看去,却是那样鲜丽明快,一派大唐的华彩风韵。在这里,人们已无法看到笼罩在汉代人物画上的那种神秘的氛围,也很难看到魏晋南北朝人物画中的仙风道骨,甚至初唐人物画所包含的“助人伦,成教化”的倾向也隐然消退—而只有美本身才是作品的基本主旨,这种美是现实的、感性的,同时又是华贵的、矫健的和充满着诗意芳香的。当这种美渐次浓郁起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周昉那种更为成熟、雍容的人物意态呈现在唐代画坛上。

  《虢国夫人游春图》高清欣赏

  

  张萱《捣练图》高清欣赏

  

  著者:樊波

  开本:16

  印张:53.5

  字数:60万

  图数:535幅

  ISBN 978-7-5480-5092-6定价:278.00 元

  《中国人物画史》是迄今第一部对历代中国人物画发展作出全方位、深层次考察和研究的专门画史。全书将中国人物画史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发展脉络和审美系统进行考察,通过七个相对独立又密不可分的阶段,高屋建瓴地把握了其发展的基本脉络和整体趋向;同时剖析了人物画的笔墨技法、造型方式、师承与演变,历代绘画理论对人物画实践的导引,哲学和宗教观念对人物画的渗透和影响,政治、经济状况对人物画的制约,以及人物画与山水画和花鸟画在整个中国画发展史中的复杂关系。

  编辑

  Angie

  线上书店

  Online Bookstore

  ○

  江西美术出版社 出品

  ○

  

  江西美术出版社天猫旗舰店

  四年好店!

  官方正品保障

  凡在天猫旗舰店购书

  享专属优惠折扣

  邮购电话:0791-

  ↓↓ 如 何 进 店 购 书 ↓↓

  天 猫 旗 舰 店

  1在淘宝、天猫搜索店铺关键词 江西美术出版社旗舰店

  2.复制地址在浏览器打开

  天 猫 专 营 店

  1在淘宝、天猫搜索店铺关键词 江美长风图书专营店

  2.复制地址在浏览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