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伐楚回来十年后,为报复越国在背后捅刀子,吴王阖闾率军伐越。结果在欈(zuì)李(今浙江嘉兴南)之战中,吴军战败,阖闾也伤重不治而亡。

  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公元前494年,吴王夫差率军为欈李之战复仇,攻入越国。在夫椒(今浙江绍兴北)之战中,吴军一举击败了越军,迫使越王勾践主动前来求和。

  此时,夫差向诸位大夫宣告:“我计划征讨齐国以求称霸,所以准备答应越人的求和,你们不要违逆我的心意。如果越国能改弦立张,我又有何求?如果越国不改,伐齐回来后,我再起兵前来讨伐!”

  先后击败楚国、越国,吴国周边已不再有对手。自然而然,夫差便把目标放在了中原。当前,晋国被诸侯集体背叛、霸业不再;齐景公却频繁会盟诸侯,还屡次攻打晋国,隐隐有成为新一代霸主的势头。因此,夫差才将下一个征服目标瞄准了齐国。

  此次讨伐越国,吴国自身也损失惨重。据清华简《越公其事》记载,吴国虽然获胜,但自身也损失惨重:“吾始践越地以至于今,凡吴之善士将中半死矣!”再在越国呆下去,夫差担心陷入战争的泥潭脱不了身;既然越人已主动前来称臣,为何不能顺水推舟?

  为能尽快在越国脱身,夫差决定先放过越人。虽然遭到重臣伍子胥的强烈反对,但在夫差坚持下,吴国最终还是答应了越国的求和。这之后,越王勾践与大夫范蠡还主动到吴国作下臣,以赢得夫差信任。

  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越人如此恭顺,让夫差极为满意。不过,夫差的中原争霸之旅,却显得异常曲折。在伐越期间,楚国蠢蠢欲动,开始北出南阳盆地,逼着蔡国迁徙到了州来(今安徽凤台)。

  为警告楚国,公元前494年8月,夫差特意派出大军前往讨伐楚国盟友陈国。

  吴军伐陈之战虽然并未取胜,却将楚人吓得不轻:吴国能伐陈,就随时可能再伐楚,到时楚国又如何抵挡强大的吴军?

  未能征服陈国,也就意味着对楚国的打击力度不够,这让夫差始终无法放心地北上争霸中原。公元前489年春,在休整五年后,吴国再次出兵伐陈。

  吴人再次伐陈,引起了楚昭王的震怒,下定决心要在陈国与吴国再决一死战。可楚国刚出兵不久,楚昭王就不幸病死于军中。令尹子西、司马子期不得不放弃救陈,秘密将楚昭王之子章迎接到军中,将他立为楚王后,就撤军了。

  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楚军半途而废,这让陈国再也无法抵挡吴军,只能向夫差俯首称臣了。

  征服了陈国,楚国又刚遭遇国丧,暂时无法对吴国构成威胁。夫差这才放心地将目光投向了北方,开始经营中原。

  公元前488年春,吴王夫差北上到达了鄫地(今山东枣庄东),与鲁国会盟。这次与鲁国结盟,夫差就是为伐齐作准备。可会盟却进展得并不顺利:夫差居然要求鲁国向夫差进献百牢之礼!按周礼,进献天子也才不过十二牢,夫差凭什么要百牢?最终,鲁人慑于吴国实力,不得不献上百牢之礼,却对夫差能否作霸主产生了强烈的质疑。

  因此鄫地盟会一结束,鲁人就违背盟誓,侵入邾国,将其国君邾子益抓回了鲁国。邾国一灭,邾大夫茅成子马上携重礼来到吴国,向吴王夫差求救。

  对夫差来说,鄫地会盟,原本就是为伐齐作准备。鲁国公然入侵邾国,让夫差建立伐齐同盟计划遭受了重大挫折。为惩罚鲁人,在公元前487年3月夫差率兵北上,前往伐鲁。

  可在夷地(今山东泗水附近)之战中,鲁人的顽强抵抗,却让夫差极为震惊。看到了鲁人顽强抵抗决心后,夫差迫不及待地向鲁国提出了和解。在双方盟誓时,鲁国甚至连卿士都未派出,夫差居然也接受了!

  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伐鲁之战的虎头蛇尾,足证吴国在实力上的尴尬:攻打鲁国尚且如此,吴国凭什么去征服齐国呢?

  公元前486年秋,吴国在邗地(今江苏扬州北,运河西岸)筑城,挖通了淮河与长江之间的水路。这条水路一打通,吴国军队进逼中原就更加方便了。

  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完成了这一重大工程后,吴王夫差将征战目标放在齐国身上。

  公元前485年春,夫差借口齐悼公毁约,联合鲁、邾、郯三国共同前往伐齐。可齐国陈氏眼见吴国大军杀来,居然先杀死齐悼公,并通告了诸侯联军。陈氏此举,显然是想消除夫差伐齐的借口。然而,夫差既然来了,当然就不会轻易撤军。他先在军门外为齐悼公哭丧三天,随后又派军从海上出发,试图偷袭齐国,却被齐人击败。

  见齐人的防范滴水不漏,夫差没法,只得先撤军了。

  这次伐齐不成,夫差岂能甘心!

  公元前484年,夫差率军北上,与鲁国军队会合后,第二次讨伐齐国。5月,吴、鲁联军就攻克了博邑(今山东泰安东南),并一路进攻到嬴(今山东济南莱芜区西北)。

  知道夫差此次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齐人派出上卿国书、高无丕、宗楼率三军前往迎战。出征前,齐国大夫都抱定了必死的决心。连陈僖子都特意提醒弟弟陈书:“你能战死,我必将能得志于齐!”吴军确实是强大,但齐国绝不愿轻易向夫差称臣!

  一战大战,已在所难免!

  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双方军队在艾陵(今山东济南莱芜区东)展开了一场大决战,结果吴军大胜齐军,不但杀死了齐主将国书、陈乞等人,还缴获了齐国兵车八百乘,得甲士首级三千!

  可是,齐军固然损失巨大;但在齐人死战之下,吴军损失必定也不小。因此,虽然齐人战败,却并未向夫差称臣。

  遭遇了一场恶战,却没能达成战略目标,夫差的称霸雄心遭遇了一次重大挫折。

  伐齐回国后,夫差又听到了一件令他烦心的事:伍子胥在出使时竟然将儿子安置在齐国,这不是通敌卖国吗?盛怒之下,夫差赐予伍子胥一把属镂剑,逼他自杀。

  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临终前,伍子胥悲愤万分地说:“把我的眼睛悬挂在东门,让我看到越国的入侵、吴国的灭亡!”一代名将,就这么丧生在夫差之手!

  听到伍子胥的临终之言,夫差更加愤怒了:“我不会让他有看到的机会!”马上派人将伍子胥尸体装入皮袋中,投入了长江之中!

  逼死了伍子胥,总算去掉了夫差的一块心病。但吴国的形势,却越来越不妙了。艾陵之战后的次年,吴国发生了大面积饥荒,吴人将稻谷和虾蟹吃得连种都不剩了。

  可夫差急于争霸,时刻都等不起了。

  他派出大军北征,将邗沟(今江苏扬州西北至淮安之间入淮的运河)再度挖深加长,向北接通了沂水(源出今山东沂源县鲁山,南流入苏北),向西联通了济水(古代水名,源出今河南济源西王屋山,大部分河段成为今天黄河水道)。济水连通中原与齐国,沂水连通吴国与齐、鲁。夫差此举,很显然想再找机会讨伐吴国。可在饥荒之际还大兴土木,吴国民众的负担必然更加沉重。

  公元前482夏,夫差在黄池(今河南封丘南,济水古道南岸)举行盟会,王室大夫单平公、晋定公、鲁哀公都参加了。将王室大夫招来,夫差意图已很明确,就是要让王室正式承认吴国霸主之位。

  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吴国后院却突然起火了。

  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趁夫差外出争霸,越王勾践率重兵前往伐吴,俘获了夫差太子友、王孙弥庸、寿于姚等人,并攻入了吴国国都!

  越人入吴的消息传来,让夫差心惊胆战——为防泄密,他竟然亲手杀掉了知道此消息的七个人!

  越人掏了吴人老窝,这次盟会上还要不要争霸主?

  这时吴国示弱,中原复杂的政治形势将对吴军极为不利,吴军很可能就无法回家了。为确保自身安全,夫差听从王孙雒建议,大张旗鼓地炫耀武力,终于令晋人知难而退,答应让夫差先于晋国歃盟。这意味着,夫差梦寐以求的霸主之位,终于到手了!

  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人生大喜之日,又是大悲之时:吴国已被越人攻破,这个霸主的名头又价值几何?焦虑不已的夫差迅速率大军撤退,赶回了吴国。

  见吴军主力回来,越王勾践暂时不敢正面对抗,便主动退军了。常年征战再加上饥荒,让吴国实在也无力再战。同年冬,吴国送重礼给越国,请求和解。越王勾践自思此时未能灭吴,就答应了吴人的求和。

  可是,吴国的命运已不可改变了。

  公元前478年3月,越王勾践二度率军伐吴,在笠泽(或为今吴淞江)与吴国军队对峙。在晚上,勾践命左、右两军高调鸣鼓,发起佯攻。吴军不明敌情,马上分兵前往抵抗。此时,越军主力却悄悄渡河,向吴国中军发起了突然袭击,结果再次大败吴军!

  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公元前475年11月,越王勾践第三次讨伐吴国。这一次,吴国已完全失去了与越人正面对决的勇气,只能困守国都了。越国大军顺势围困住了吴国都城,长达三年。公元前473年11月,吴人终于崩溃,主动向越国投降,吴国自此灭亡。

  战争结束后,勾践想将夫差迁于甬东(今浙江定海东之翁山),夫差却拒绝了:“我已经老了,哪里还能侍奉君王?”不久后,夫差就自缢而死。临死前,他还派人去告祭伍子胥:“假如人死一无所知,也就罢了。如果死后有知,我有什么脸面去见伍员呢?”

  临终前的忏悔,可惜来得太晚了!

  夫差的一生,可谓是跌宕起伏:在执政前期,臣服越国、陈国、鲁国,艾陵之战大败齐国,并最终成为了东周霸主。可就在他成为霸主之际,就是吴国跌落神坛之时——被越王勾践掏了老窝!因此,夫差执政的二十三年,吴国可谓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夫差人生的悲剧,有人认为是他放过了越国,养虎为患;也有人认为是他贪图享乐,重用奸臣、疏远诤臣。然而,造成吴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关键因素,还是在于夫差的好大喜功、频繁征伐。

  吴国为何亡于夫差之手?父亲十年才一战,他却十一年发起六战

  《管子·参患》有云:“故一期之师,十年之蓄积殚;一战之费,累代之功尽。”这句话充分说明了战争对于国家资源的消耗有多大。

  吴王阖闾公元前515年篡位为王,到公元前506年才发起灭楚之战;公元前496年,伐楚回国十年后,阖闾才发起对越国的报复之战。可见,阖闾时期每次发起对外战争,都要十年左右的休养生息时间。

  可夫差上台后两年,就发起了夫椒之战;夫椒之战刚结束后,立刻又去讨伐陈国;五年后,再次伐陈;征服陈国两年后,又北上远征,讨伐鲁国;伐鲁两年后,夫差第一次伐齐;又过了一年,夫差第二次伐齐,在艾陵之战中大败齐军;……。在短短十一年时间内,夫差共发起了六次对外战争!

  虽然这些战争吴人都取得了胜利,但吴国自身消耗也极为巨大。更何况在艾陵之战后,吴国还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饥荒,这更是雪上加霜。可夫差不知休养民力,还大规模地开凿邗沟,连通济水与泗水,更加积极地参与中原争霸——这无疑耗光了吴国最后一丝战争潜力。

  此时越人的入侵,就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夫差“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一生,正如楚人蓝尹亹所说:“夫差喜欢滥用民力以满足其私欲,放纵过失却又拒绝进谏,他这样只能自败,又怎能打败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