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称母亲去世,却没人看到其母遗体,下葬时棺材里竟躺着一美女

  宋高宗年间,常州有一座寺庙,方丈是个五十多岁的和尚,家中有个老母亲。按说,佛门清净之地,女眷不便出入,可这方丈声称自己孝顺母亲,不忍心离开母亲,非要把母亲接到寺庙照料。

  既然是为照料母亲,加之又是方丈的母亲,寺庙的僧人也不便多言。只不过,他们私下都很好奇,既然如此舍不得母亲,当初为何要出家?更让人奇怪的是,如果方丈真那么孝顺母亲,早就应该把母亲接过来,为何不早不晚,偏偏是这个时候?

  接下来,还有更离奇的一幕。这年夏天,有一天,天气异常炎热,方丈突然对众僧人号啕大哭,说:“我母亲已不幸病逝,现在天气炎热,希望大家帮个忙,尽快帮我置办棺木寿衣。”

  

  众僧人连忙劝方丈节哀顺变。但众人心中无不纳闷,老太太好好的,怎么突然去世了?更让人纳闷的是,替方丈操办丧事的僧人,没人看到过其母亲的遗体。方丈为何把母亲的遗体藏起来呢?当夜,方丈亲自守灵,一整夜哭泣不止。

  当天傍晚,寺庙中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一男一女,男的自称是罢职官员,姓张,本是个正七品的推官;女子自称是张推官的小妾,名叫赵寿儿,年轻可爱,貌美如花。两人来到寺庙时,赵寿儿对张推官说:“老爷,妾身认识这寺庙方丈的母亲,不如再次借宿一晚吧?”

  张推官见天色已晚,便答应了赵寿儿的请求。

  离奇的事件再次发生!当夜,赵寿儿借口要出去方便,这一出去,便一去不返。张推官心急如焚,忙将方丈求助,方丈无可奈何地说:“老衲母亲去世,明天就要下葬,现在为丧事忙得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功夫帮你找小妾?”

  

  张推官见状,只好等到第二日,向常州知府莫伯虚报案,危言耸听地告诉莫伯虚,说小妾赵寿儿与人私奔,请官府派人巡查缉捕。张推官虽被罢免,但毕竟曾是官员,没准儿哪天又官复原职、青云直上,莫伯虚府立刻展开调查,并贴出告示,重金悬赏知情者。

  与此同时,方丈已经将母亲的棺木运出城外安葬。

  这时,寺庙有个僧人趁方丈不备,连忙跑到常州府衙向莫伯虚举报:“张推官小妾赵寿儿失踪之事,与我寺庙方丈有关!方丈早就和赵寿儿认识,当初方丈接母亲到寺庙,根本不是为了孝顺母亲,而是便于赵寿儿已探望老太太的名义和方丈约会。我想,这次赵寿儿失踪,一定是方丈把她藏起来了,方丈的母亲也可能没有死!”

  方丈是当地颇有名气的高僧,莫伯虚不敢轻信僧人的一面之词,所以并没有做出针对方丈的决定。三天后,又有人举报方丈,说是他亲眼看到方丈的母亲还活着,赵寿儿确实是被方丈藏起来,之前方丈的母亲下葬,棺材里躺的不是其母,正是赵寿儿!方丈正是用这种障眼法,便赵寿儿偷偷运出城外藏起来。

  

  莫伯虚闻言大惊,当即把负责方丈母亲丧事的仵作和木匠叫来审问,仵作和木匠供认不讳。莫伯虚又下令抓捕方丈,并根据举报者提供的信息,将赵寿儿逮捕归案。经过一番严刑审讯,方丈和赵寿儿只好从实招供,事情的真相与举报者的一模一样。

  最后,莫伯虚下令将方丈的度牒(古代僧人的出家凭证)烧毁,命令方丈还俗做百姓。而赵寿儿则被莫伯虚重达几十大板,卖为奴婢。(资料来源:《宋稗类钞》《夷坚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