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羽和张辽的命运差不多竟都是因为人缘差

  

   中国的官场,是很有讲究的,特别人情关系尤为重要。譬如五代时候,有个叫冯道的,善于察言观色,摸着领导的脸色过河,竟然先后侍奉四朝皇帝,屹立不倒。当然,在三国乱世,群雄并起,武人自然登上舞台,可武人不比文人,即便有了参政权,难免人情上有了疏忽。一些人缘不佳的,受到排挤事小,更有甚者,还会惹来血光之灾。比如,我们大牌名将关羽,就是受累的一位。

   关羽这人“刚而自矜”(《三国志》),应该算是共识吧。不过,在中国的官场,“刚而自矜”难免招来祸端,于是,当年关羽镇守荆州城,终于刘封、麋芳、傅士仁等一干同僚通通得罪。更杯具的是,他得罪的,竟还都是小人。后来荆州战起,这干人等倒戈的倒戈,看热闹的看热闹,至于关羽,只能无奈背负了“大意失荆州”名头,上天做了“神仙”(关羽事迹大家耳熟能详,本文就不过多笔墨)。

   人缘同样不佳的,还有和关羽称兄道弟的张辽。有意思的是,张辽原也是亡命天涯的主,只因恰逢乱世,凭着一身肌肉,跟了几个军阀,也算是否极泰来。后几番折腾,投靠可曹操门下,很受重用。受到了重用,自然就要扛起作战大旗。恰巧张辽随军秘书,是个叫武周的雅士。雅士,按现在话讲,就是颇有书卷味的文艺青年,武周有个习惯,就是每每军征一处,都会发张微博抒发一下情感。

   可行军打仗,绝非儿戏,如此几番,张辽看不惯了,喊来武周,就是一通训话:我们跋山涉险,提着人头上路,你倒好,竟带着微博去旅行,回去写份检讨,明早给我。刚才说了,张辽本是粗人出身,如今虽是当了领导,可讲话的艺术,还是欠些火候。武周可是文艺青年,怎能受此叱喝,转身回到屋里,抹了一行眼泪,发了一条微博:“寂寞,沙洲,冷;领导,粗俗,笨”。当然,次日张辽等来的不是洋洋洒洒的检讨书,而是武周寥寥数字的请假条(“将军张辽与其护军武周有隙”《三国志》)。

   首席秘书闹情绪了,可张辽大字不识几个,无人打理军务肯定要误事的。于是,张辽想到了胡质。胡质这人,可是“国之良臣,时之彦士”(《三国志》),文笔自然没得说。可就当张辽满怀欣喜地登门拜访,未想却吃了一通闭门羹。张辽想不通了,自己素未得罪胡质之处,为何遭此“礼遇”,于是喊上一个懂点笔墨的小弟,代发了一条“微信”询问。胡质的回复倒也直接:“武周身为雅洁之士。以前您也对他的文采赞不绝口。而今,只为微博那点小事,竟放下脸面,一通责骂。恕我才疏学浅,难堪此大任”。

   不过,张辽的乖张脾气,倒不是只为下属准备的,有的时候,即便同级的官员,也得沉着脸色接着。大约是在赤壁战后六周年,曹操亲率大军南下“怀古”,可依然无法征渡长江天堑,退兵之余,派遣张辽、乐进、李典领七千军士断后,屯扎合肥以据孙权。张辽这人,睥睨傲物已是习惯,即便一向好脾气的李典,也终于受不住了(李典“好学问,贵儒雅,不与诸将争功”《三国志》),于是合肥城里出现了“诸将任气,多共不协(《三国志》)”的尬尴局面。江东孙权听闻风声,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这诸将不合,乃败亡之兆,况合肥兵力单薄,此时不取,更待何时。

   合肥有失,曹魏可就失去了对孙家的屏障。当然,有了武周事件的教训,张辽终是长进了,主动放下身段,喊来诸将泡茶谈心(看来,张辽为人处世,还是要比关羽聪明)。李典本就是明白人,自然顺势接过话茬,慨然道:“此国家大事,顾君计何如耳,吾可以私憾而忘公义乎!(《三国志》)”一时间,诸将把手言欢,同仇敌忾。面对众志成城的魏军将士,孙权自然是捞不到好处的,合肥警报自然解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中国的官场,是很有讲究的,特别人情关系尤为重要。譬如五代时候,有个叫冯道的,善于察言观色,摸着领导的脸色过河,竟然先后侍奉四朝皇帝,屹立不倒。当然,在三国乱世,群雄并起,武人自然登上舞台,可武人不比文人,即便有了参政权,难免人情上有了疏忽。一些人缘不佳的,受到排挤事小,更有甚者,还会惹来血光之灾。比如,我们大牌名将关羽,就是受累的一位。

   关羽这人“刚而自矜”(《三国志》),应该算是共识吧。不过,在中国的官场,“刚而自矜”难免招来祸端,于是,当年关羽镇守荆州城,终于刘封、麋芳、傅士仁等一干同僚通通得罪。更杯具的是,他得罪的,竟还都是小人。后来荆州战起,这干人等倒戈的倒戈,看热闹的看热闹,至于关羽,只能无奈背负了“大意失荆州”名头,上天做了“神仙”(关羽事迹大家耳熟能详,本文就不过多笔墨)。

   人缘同样不佳的,还有和关羽称兄道弟的张辽。有意思的是,张辽原也是亡命天涯的主,只因恰逢乱世,凭着一身肌肉,跟了几个军阀,也算是否极泰来。后几番折腾,投靠可曹操门下,很受重用。受到了重用,自然就要扛起作战大旗。恰巧张辽随军秘书,是个叫武周的雅士。雅士,按现在话讲,就是颇有书卷味的文艺青年,武周有个习惯,就是每每军征一处,都会发张微博抒发一下情感。

   可行军打仗,绝非儿戏,如此几番,张辽看不惯了,喊来武周,就是一通训话:我们跋山涉险,提着人头上路,你倒好,竟带着微博去旅行,回去写份检讨,明早给我。刚才说了,张辽本是粗人出身,如今虽是当了领导,可讲话的艺术,还是欠些火候。武周可是文艺青年,怎能受此叱喝,转身回到屋里,抹了一行眼泪,发了一条微博:“寂寞,沙洲,冷;领导,粗俗,笨”。当然,次日张辽等来的不是洋洋洒洒的检讨书,而是武周寥寥数字的请假条(“将军张辽与其护军武周有隙”《三国志》)。

   首席秘书闹情绪了,可张辽大字不识几个,无人打理军务肯定要误事的。于是,张辽想到了胡质。胡质这人,可是“国之良臣,时之彦士”(《三国志》),文笔自然没得说。可就当张辽满怀欣喜地登门拜访,未想却吃了一通闭门羹。张辽想不通了,自己素未得罪胡质之处,为何遭此“礼遇”,于是喊上一个懂点笔墨的小弟,代发了一条“微信”询问。胡质的回复倒也直接:“武周身为雅洁之士。以前您也对他的文采赞不绝口。而今,只为微博那点小事,竟放下脸面,一通责骂。恕我才疏学浅,难堪此大任”。

   不过,张辽的乖张脾气,倒不是只为下属准备的,有的时候,即便同级的官员,也得沉着脸色接着。大约是在赤壁战后六周年,曹操亲率大军南下“怀古”,可依然无法征渡长江天堑,退兵之余,派遣张辽、乐进、李典领七千军士断后,屯扎合肥以据孙权。张辽这人,睥睨傲物已是习惯,即便一向好脾气的李典,也终于受不住了(李典“好学问,贵儒雅,不与诸将争功”《三国志》),于是合肥城里出现了“诸将任气,多共不协(《三国志》)”的尬尴局面。江东孙权听闻风声,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这诸将不合,乃败亡之兆,况合肥兵力单薄,此时不取,更待何时。

   合肥有失,曹魏可就失去了对孙家的屏障。当然,有了武周事件的教训,张辽终是长进了,主动放下身段,喊来诸将泡茶谈心(看来,张辽为人处世,还是要比关羽聪明)。李典本就是明白人,自然顺势接过话茬,慨然道:“此国家大事,顾君计何如耳,吾可以私憾而忘公义乎!(《三国志》)”一时间,诸将把手言欢,同仇敌忾。面对众志成城的魏军将士,孙权自然是捞不到好处的,合肥警报自然解除。

  

   中国的官场,是很有讲究的,特别人情关系尤为重要。譬如五代时候,有个叫冯道的,善于察言观色,摸着领导的脸色过河,竟然先后侍奉四朝皇帝,屹立不倒。当然,在三国乱世,群雄并起,武人自然登上舞台,可武人不比文人,即便有了参政权,难免人情上有了疏忽。一些人缘不佳的,受到排挤事小,更有甚者,还会惹来血光之灾。比如,我们大牌名将关羽,就是受累的一位。

   关羽这人“刚而自矜”(《三国志》),应该算是共识吧。不过,在中国的官场,“刚而自矜”难免招来祸端,于是,当年关羽镇守荆州城,终于刘封、麋芳、傅士仁等一干同僚通通得罪。更杯具的是,他得罪的,竟还都是小人。后来荆州战起,这干人等倒戈的倒戈,看热闹的看热闹,至于关羽,只能无奈背负了“大意失荆州”名头,上天做了“神仙”(关羽事迹大家耳熟能详,本文就不过多笔墨)。

   人缘同样不佳的,还有和关羽称兄道弟的张辽。有意思的是,张辽原也是亡命天涯的主,只因恰逢乱世,凭着一身肌肉,跟了几个军阀,也算是否极泰来。后几番折腾,投靠可曹操门下,很受重用。受到了重用,自然就要扛起作战大旗。恰巧张辽随军秘书,是个叫武周的雅士。雅士,按现在话讲,就是颇有书卷味的文艺青年,武周有个习惯,就是每每军征一处,都会发张微博抒发一下情感。

   可行军打仗,绝非儿戏,如此几番,张辽看不惯了,喊来武周,就是一通训话:我们跋山涉险,提着人头上路,你倒好,竟带着微博去旅行,回去写份检讨,明早给我。刚才说了,张辽本是粗人出身,如今虽是当了领导,可讲话的艺术,还是欠些火候。武周可是文艺青年,怎能受此叱喝,转身回到屋里,抹了一行眼泪,发了一条微博:“寂寞,沙洲,冷;领导,粗俗,笨”。当然,次日张辽等来的不是洋洋洒洒的检讨书,而是武周寥寥数字的请假条(“将军张辽与其护军武周有隙”《三国志》)。

   首席秘书闹情绪了,可张辽大字不识几个,无人打理军务肯定要误事的。于是,张辽想到了胡质。胡质这人,可是“国之良臣,时之彦士”(《三国志》),文笔自然没得说。可就当张辽满怀欣喜地登门拜访,未想却吃了一通闭门羹。张辽想不通了,自己素未得罪胡质之处,为何遭此“礼遇”,于是喊上一个懂点笔墨的小弟,代发了一条“微信”询问。胡质的回复倒也直接:“武周身为雅洁之士。以前您也对他的文采赞不绝口。而今,只为微博那点小事,竟放下脸面,一通责骂。恕我才疏学浅,难堪此大任”。

   不过,张辽的乖张脾气,倒不是只为下属准备的,有的时候,即便同级的官员,也得沉着脸色接着。大约是在赤壁战后六周年,曹操亲率大军南下“怀古”,可依然无法征渡长江天堑,退兵之余,派遣张辽、乐进、李典领七千军士断后,屯扎合肥以据孙权。张辽这人,睥睨傲物已是习惯,即便一向好脾气的李典,也终于受不住了(李典“好学问,贵儒雅,不与诸将争功”《三国志》),于是合肥城里出现了“诸将任气,多共不协(《三国志》)”的尬尴局面。江东孙权听闻风声,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这诸将不合,乃败亡之兆,况合肥兵力单薄,此时不取,更待何时。

   合肥有失,曹魏可就失去了对孙家的屏障。当然,有了武周事件的教训,张辽终是长进了,主动放下身段,喊来诸将泡茶谈心(看来,张辽为人处世,还是要比关羽聪明)。李典本就是明白人,自然顺势接过话茬,慨然道:“此国家大事,顾君计何如耳,吾可以私憾而忘公义乎!(《三国志》)”一时间,诸将把手言欢,同仇敌忾。面对众志成城的魏军将士,孙权自然是捞不到好处的,合肥警报自然解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中国的官场,是很有讲究的,特别人情关系尤为重要。譬如五代时候,有个叫冯道的,善于察言观色,摸着领导的脸色过河,竟然先后侍奉四朝皇帝,屹立不倒。当然,在三国乱世,群雄并起,武人自然登上舞台,可武人不比文人,即便有了参政权,难免人情上有了疏忽。一些人缘不佳的,受到排挤事小,更有甚者,还会惹来血光之灾。比如,我们大牌名将关羽,就是受累的一位。

   关羽这人“刚而自矜”(《三国志》),应该算是共识吧。不过,在中国的官场,“刚而自矜”难免招来祸端,于是,当年关羽镇守荆州城,终于刘封、麋芳、傅士仁等一干同僚通通得罪。更杯具的是,他得罪的,竟还都是小人。后来荆州战起,这干人等倒戈的倒戈,看热闹的看热闹,至于关羽,只能无奈背负了“大意失荆州”名头,上天做了“神仙”(关羽事迹大家耳熟能详,本文就不过多笔墨)。

   人缘同样不佳的,还有和关羽称兄道弟的张辽。有意思的是,张辽原也是亡命天涯的主,只因恰逢乱世,凭着一身肌肉,跟了几个军阀,也算是否极泰来。后几番折腾,投靠可曹操门下,很受重用。受到了重用,自然就要扛起作战大旗。恰巧张辽随军秘书,是个叫武周的雅士。雅士,按现在话讲,就是颇有书卷味的文艺青年,武周有个习惯,就是每每军征一处,都会发张微博抒发一下情感。

   可行军打仗,绝非儿戏,如此几番,张辽看不惯了,喊来武周,就是一通训话:我们跋山涉险,提着人头上路,你倒好,竟带着微博去旅行,回去写份检讨,明早给我。刚才说了,张辽本是粗人出身,如今虽是当了领导,可讲话的艺术,还是欠些火候。武周可是文艺青年,怎能受此叱喝,转身回到屋里,抹了一行眼泪,发了一条微博:“寂寞,沙洲,冷;领导,粗俗,笨”。当然,次日张辽等来的不是洋洋洒洒的检讨书,而是武周寥寥数字的请假条(“将军张辽与其护军武周有隙”《三国志》)。

   首席秘书闹情绪了,可张辽大字不识几个,无人打理军务肯定要误事的。于是,张辽想到了胡质。胡质这人,可是“国之良臣,时之彦士”(《三国志》),文笔自然没得说。可就当张辽满怀欣喜地登门拜访,未想却吃了一通闭门羹。张辽想不通了,自己素未得罪胡质之处,为何遭此“礼遇”,于是喊上一个懂点笔墨的小弟,代发了一条“微信”询问。胡质的回复倒也直接:“武周身为雅洁之士。以前您也对他的文采赞不绝口。而今,只为微博那点小事,竟放下脸面,一通责骂。恕我才疏学浅,难堪此大任”。

   不过,张辽的乖张脾气,倒不是只为下属准备的,有的时候,即便同级的官员,也得沉着脸色接着。大约是在赤壁战后六周年,曹操亲率大军南下“怀古”,可依然无法征渡长江天堑,退兵之余,派遣张辽、乐进、李典领七千军士断后,屯扎合肥以据孙权。张辽这人,睥睨傲物已是习惯,即便一向好脾气的李典,也终于受不住了(李典“好学问,贵儒雅,不与诸将争功”《三国志》),于是合肥城里出现了“诸将任气,多共不协(《三国志》)”的尬尴局面。江东孙权听闻风声,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这诸将不合,乃败亡之兆,况合肥兵力单薄,此时不取,更待何时。

   合肥有失,曹魏可就失去了对孙家的屏障。当然,有了武周事件的教训,张辽终是长进了,主动放下身段,喊来诸将泡茶谈心(看来,张辽为人处世,还是要比关羽聪明)。李典本就是明白人,自然顺势接过话茬,慨然道:“此国家大事,顾君计何如耳,吾可以私憾而忘公义乎!(《三国志》)”一时间,诸将把手言欢,同仇敌忾。面对众志成城的魏军将士,孙权自然是捞不到好处的,合肥警报自然解除。

  

   中国的官场,是很有讲究的,特别人情关系尤为重要。譬如五代时候,有个叫冯道的,善于察言观色,摸着领导的脸色过河,竟然先后侍奉四朝皇帝,屹立不倒。当然,在三国乱世,群雄并起,武人自然登上舞台,可武人不比文人,即便有了参政权,难免人情上有了疏忽。一些人缘不佳的,受到排挤事小,更有甚者,还会惹来血光之灾。比如,我们大牌名将关羽,就是受累的一位。

   关羽这人“刚而自矜”(《三国志》),应该算是共识吧。不过,在中国的官场,“刚而自矜”难免招来祸端,于是,当年关羽镇守荆州城,终于刘封、麋芳、傅士仁等一干同僚通通得罪。更杯具的是,他得罪的,竟还都是小人。后来荆州战起,这干人等倒戈的倒戈,看热闹的看热闹,至于关羽,只能无奈背负了“大意失荆州”名头,上天做了“神仙”(关羽事迹大家耳熟能详,本文就不过多笔墨)。

   人缘同样不佳的,还有和关羽称兄道弟的张辽。有意思的是,张辽原也是亡命天涯的主,只因恰逢乱世,凭着一身肌肉,跟了几个军阀,也算是否极泰来。后几番折腾,投靠可曹操门下,很受重用。受到了重用,自然就要扛起作战大旗。恰巧张辽随军秘书,是个叫武周的雅士。雅士,按现在话讲,就是颇有书卷味的文艺青年,武周有个习惯,就是每每军征一处,都会发张微博抒发一下情感。

   可行军打仗,绝非儿戏,如此几番,张辽看不惯了,喊来武周,就是一通训话:我们跋山涉险,提着人头上路,你倒好,竟带着微博去旅行,回去写份检讨,明早给我。刚才说了,张辽本是粗人出身,如今虽是当了领导,可讲话的艺术,还是欠些火候。武周可是文艺青年,怎能受此叱喝,转身回到屋里,抹了一行眼泪,发了一条微博:“寂寞,沙洲,冷;领导,粗俗,笨”。当然,次日张辽等来的不是洋洋洒洒的检讨书,而是武周寥寥数字的请假条(“将军张辽与其护军武周有隙”《三国志》)。

   首席秘书闹情绪了,可张辽大字不识几个,无人打理军务肯定要误事的。于是,张辽想到了胡质。胡质这人,可是“国之良臣,时之彦士”(《三国志》),文笔自然没得说。可就当张辽满怀欣喜地登门拜访,未想却吃了一通闭门羹。张辽想不通了,自己素未得罪胡质之处,为何遭此“礼遇”,于是喊上一个懂点笔墨的小弟,代发了一条“微信”询问。胡质的回复倒也直接:“武周身为雅洁之士。以前您也对他的文采赞不绝口。而今,只为微博那点小事,竟放下脸面,一通责骂。恕我才疏学浅,难堪此大任”。

   不过,张辽的乖张脾气,倒不是只为下属准备的,有的时候,即便同级的官员,也得沉着脸色接着。大约是在赤壁战后六周年,曹操亲率大军南下“怀古”,可依然无法征渡长江天堑,退兵之余,派遣张辽、乐进、李典领七千军士断后,屯扎合肥以据孙权。张辽这人,睥睨傲物已是习惯,即便一向好脾气的李典,也终于受不住了(李典“好学问,贵儒雅,不与诸将争功”《三国志》),于是合肥城里出现了“诸将任气,多共不协(《三国志》)”的尬尴局面。江东孙权听闻风声,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这诸将不合,乃败亡之兆,况合肥兵力单薄,此时不取,更待何时。

   合肥有失,曹魏可就失去了对孙家的屏障。当然,有了武周事件的教训,张辽终是长进了,主动放下身段,喊来诸将泡茶谈心(看来,张辽为人处世,还是要比关羽聪明)。李典本就是明白人,自然顺势接过话茬,慨然道:“此国家大事,顾君计何如耳,吾可以私憾而忘公义乎!(《三国志》)”一时间,诸将把手言欢,同仇敌忾。面对众志成城的魏军将士,孙权自然是捞不到好处的,合肥警报自然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