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利用被炒作,毒王李俊成了人血馒头的馒头馅



  

  “中专学历却做出了名闻遐迩的‘熊猫烧香’,李俊是个人才”

  “毒王想改邪归正找工作,杀毒公司却因为他中专学历而拒绝录用”

  “因为李俊有名气,许多公司想借他炒作”

  “李俊不被社会认可,又再度走向犯罪道路,社会对他不公”

  近日,虎嗅推送的一篇《“熊猫烧香”制造者的反转人生》在朋友圈刷屏,但其中的观点仍然延续了过去新闻报道的谬误,有炒作之嫌。

  

  (李俊及同伙在法庭上)

  自从熊猫烧香病毒爆发已经过去了13年,病毒作者给社会舆论带来的冲击和误导,仍然不时出现在媒体上。

  虎嗅文章引用的几种说法,经常被媒体记者提起,其实充满了偏见和谬误。

  作为混迹杀毒行业12年,完整经历了“熊猫烧香病毒爆发”、“李俊上北京找工作遇阻”等新闻事件的当事人,科铭星立又采访了当时的当事人,告诉大家完整的事实,不要再让这些似是而非的谣言再流毒了。

  事实真相是:所谓的“毒王找工作遇阻”本来就是长江商报和腾讯科技联手炒作的新闻事件,李俊的真实技术水平一般,因为过高的期望导致其无法接受现实,开设网络赌场再度入狱完全是咎由自取。

  不要再顶着“黑客天才”的头衔再出来骗人了。(没错,我说的就是虎嗅,这两天,他们又想炒作李俊)

  2007年,毒王被炒作“百万年薪”,律师说谎骗媒体

  李俊被利用来炒作,主要有两波:第一波是2006年底,至2007年9月。当时熊猫烧香病毒爆发,李俊没多久就被捕。

  当时以湖北媒体为首,开始挖掘“熊猫烧香病毒作者,学历很低,中专毕业,喜欢电脑而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这往往是南方系报纸的强项(还记得每当出现杀人犯,总有媒体炒作杀人犯童年悲剧吗?这是马加爵杀人案带来的媒体后遗症)

  这波炒作的高潮,是2007年9月,李俊因为制造病毒而被判四年徒刑。

  本来熊猫烧香病毒感染了数百万电脑,以其危害来看,完全是量刑适当。结果经过媒体炒作,变成了“电脑天才少年锒铛入狱”的段子。于是有不少急于成名的公司,主动向媒体散布消息说,因为钦佩李俊的技术水平,等李俊出狱后,愿意以百万年薪聘请。

  事实上,这种炒作完全没有法律意义,他口头上一说,媒体就那么一报,至于出狱以后有没有人聘请,“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当时有媒体曾经揭露过这个套路,2007年9月26日的《都市快报》发表了一篇新闻,名字叫“以百万年薪聘用熊猫烧香案主犯?杭州一家网络公司大喊冤枉”。

  

  新闻引述李俊的辩护律师称,“案发后,已有不下10家网络大公司跟李俊联系,欲以100万年薪邀请他(被告李俊)加入。”

  而记者去采访声称要给出百万年薪的公司总经理,却得到了另一种答复“一提百万年薪的事,董经理直说冤枉。他认为,这件事是媒体传来传去,发生了误解,以至于网上骂声一片,对公司声誉非常不利。”

  “公司想给李俊这样的人才一个机会,但肯定没百万年薪这么多,至于多少,董事长说,10万也行,20万也行”

  从新闻里来看,这些公司就是为了炒作,根本没聘请的意思,结果被李俊的辩护律师拿来忽悠媒体。

  2010年,长江商报和腾讯科技再次炒作,李俊被捧杀无法接受现实

  2009年12月,李俊出狱,这又给无良媒体和炒作者一次良机。

  这次接棒的是长江商报和腾讯科技,这两家媒体是这次炒作的主力军。

  

  科铭星立当时在瑞星公司工作,我把当时自己的所见所闻记录出来。

  应该是1月初的某天,媒介的同事找过来,说“李俊出狱了,湖北有家媒体记者想带着他过来参观一下瑞星,也交流一下技术,咱们要接待吗?”

  我们当时都很惊异,“一个写病毒的能跟我们交流啥,交流一下以后写病毒怎么免杀吗?”

  因为不知道媒体带他来的目的,我们商量之后,婉言谢绝了这次参观。

  结果,第二天在网上看到大字标题“毒王找工作遇阻,学历是主因”,里面还特意提到了瑞星。

  

  (明晃晃的“独家策划”四个大字)

  What!

  说好的参观,说好的技术交流呢,你跟谁说要找工作了?还学历问题,至少在瑞星,学历从来不是大问题好不好?(学历问题下面详细讲)

  后来又看新闻,说“李俊去金山毒霸找工作,结果被利用来营销,还发了个屁用不顶的‘安全观察员’证书”。

  本来,我以为金山毒霸跟瑞星一样,也是被媒体忽悠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动接待了李俊的参观。但后来看到详细的新闻,当时接待李俊的有金山毒霸当时的人力总监姚辉,有人力总监出面接待,这在李俊看来肯定是“面试”,结果只给了安全观察员证书,未找到工作。

  

  (右为金山毒霸人力总监姚辉)

  关于这次面试,科铭星立试图联系金山毒霸的姚辉,但未得到反馈,不知详情,只能以公开报道为准。只是如果答应了人家面试,那就正规面试,不要试图掺杂别的因素,不要想着用人家炒作。

  由此来看,李俊愤愤的离京也算是情有可原。

  后来接受网易专访时,李俊不但把这次找工作失败归结于学历问题,甚至还借雷磊的嘴说“杀毒软件公司自己做病毒,然后自己杀掉”。

  这段访谈后来被很多人当作“杀毒公司造毒”的证据,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李俊和雷磊坐过牢应该知道“制造病毒是要坐牢的”,你知道谁制造病毒去公安举报嘛,让杀毒公司的人也坐牢,那多爽。(这段话不仅对李俊说,我也想对别的同行说,如果你知道哪家公司造毒,马上打110举报,让他们坐牢就好,不要捕风捉影、攻击对手、败坏行业名声)

  我为什么说李俊被捧杀?

  是因为,在他的脑子里,“我能造病毒是有本事,应该有公司给我高薪厚禄养着我,让我别去祸害社会。如果我找不到工作,那就是你们杀毒公司的错”

  当然,他不能这么直接说。

  而是又借助雷磊的嘴说,“薪水应该达到什么水平?在北京的话,1万以上吧”

  而他实际的技术水平啥样?我的朋友,当时也在瑞星工作的“狮子”评价说,“以李俊的水平,他只能做病毒测试的工作,他不具备编写杀毒软件的水平”

  做这种职位,当时在杀毒公司的薪水,应该在3000-5000,肯定达不到雷磊所说的“1万以上”。

  在做黑产的人看来(当时依靠熊猫烧香病毒盗号,张顺每天给李俊5000-6000元),做正行太辛苦,也太不挣钱。而黑产背后的高风险,并没有被李俊、雷磊看到眼里。这也是为什么李俊很快就又因为开设赌场,而再次入狱。

  毕竟,依靠开赌场,李俊可以在两个月内买百万豪车。

  这种收入水平,即使是当时三大杀毒软件的CTO,也比不上。(某杀毒大佬开玛莎,是创业成功被BAT收购之后的事情了)

  所以,与其说李俊因为学历问题没找到工作,比如说是被朋友和媒体坑了。

  媒体告诉他,“你值百万年薪”;朋友告诉他,“你至少得月薪1万以上”。

  实际上他如果踏踏实实做正行,也就是挣几千元薪水。

  捧杀一个人,然后再让他失去希望,扎心扎肺,彻骨之痛,无过于此。

  杀毒行业从来都是以真本事论英雄

  促使我写这篇文的动机之一,就是媒体给人灌输的“天才少年被学历耽误”这种刻板印象,至少在杀毒行业并不存在。

  不断强调这种观点,让人特别特别不舒服。

  远的不说,瑞星的老板王莘是什么学历?高中!

  当时瑞星的常务副总裁毛一丁是什么学历?北京体育大学太极拳专业。

  2010年,瑞星CTO刘刚是什么学历?农业职高。

  这样一群学渣,曾经把瑞星做到了年销售额7亿人民币,收入超过当时三大门户的总和。

  然后你告诉我这家公司看学历拒绝人才,你的脑子怎么长的?

  之所以拒绝,就因为他不是人才,就这么简单。

  当时的三大杀毒公司瑞星、江民、金山。

  江民的创始人王江民老师,自学成才创办江民,学历并不出色,而且是残疾人创业,让人敬佩。

  即使是创始人学历相对高的金山(求伯君、雷军),也不是看学历下菜碟的公司,至少我的朋友铁军老师,就没上过大学,仍然成为业界知名的安全专家。

  在这样的行业里,媒体炒作“因为学历拒绝人才”。

  我只有俩字应对,“呵呵”。

  长江商报的张某某;

  腾讯科技的李某某,雷某某;

  还有网易新闻的匿名女记者;

  你们听到了没?

  科技向善,媒体更应向善

  13年过去了,每次有媒体提到李俊,总是一副陈腔滥调,“被耽误的天才、社会不公”

  什么是公正?

  我告诉你我所理解的公正:

  做错了事得承认,不找借口推卸自己的责任;

  脚踏实地,一手一脚干活,一分一厘挣钱养家;

  写了病毒,挣了钱,出狱之后说自己“我不懂法律”,那你怎么懂用病毒挣钱呢?

  --------------

  写新闻的人,对于自己笔下的人物,需要有悲悯,但不能仅仅用感情写,还需要心怀善念;

  你真觉得那个写病毒的人价值年薪百万,还是这么写出来能完成流量任务?

  炒作完,策划完,你成了知名媒体人,即使离职还是自媒体大佬;(看着新闻里“长江商报独家策划”八个字,我想呕吐)

  那个被你捧杀的人,被欲望催动,开赌场挣钱又进了监狱,你心里会有一点点愧疚吗?

  事情过去了13年,你们还不放过他,还要用他的名气炒作,吃人血馒头。

  虎嗅,人血馒头能治好你的良心匮乏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