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航行的方向歌舞般绚烂

  

  张艺兴的“大航海巡回演唱会”可能是这个暑假演出市场里的大热门,张艺兴全面展示了自己在音乐、舞蹈、演唱等上面的创意和才情,演唱会的包装、设计、灯光、舞台等方面,都以行业最高标准为目标,现场浸入感很强,看了确实难忘。

   面罩 (MASK) 张艺兴

  张艺兴作为一名全能唱跳艺人,比很多弹唱、或者纯唱的艺人表演难度大,需要体力支持和智力支持,记舞步,和Dancer合舞、齐舞,记歌词,记节奏,还要和粉丝进行即兴互动,身心联动才能完成。应该说张艺兴在同行里还是很出色,看了《mask》的现场,唱跳过程中张艺兴的形体、气息、节奏的控制,都很娴熟,高音部分自然真切,没有刻意卖弄,更没有常见的撕裂感。

  再说到慢歌,如果说慢歌是考验一个人唱功的有效证明,也是检验一个人的声音是否具备叙事性的重要因素,那么张艺兴的《Goodbye Christmas》可能是一个案例。在“大航海巡回演唱会”南京站,他一边弹钢琴,一边演唱,气息稳定,吐字凝练,高音部分助推有力,对真假声的自由切换,有迷人的感染力。

   圣诞又至 (Goodbye Christmas) 张艺兴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慢歌也是艺人在现场和歌迷进行互动的利器,如果放弃录音室版本的编曲,以单纯的弹唱形式呈现,由繁入简,真挚贴心,会拉近台上、台下之间的亲和力,从钢琴伴奏到吉他弹唱,张艺兴在南京演唱会的互动令人难忘。

  一段即兴的吉他弹唱看似简单却考验整体协调性,一方面可以在演唱会的间隙进行短暂休息调整节奏,另一方面可以自由发挥、带动气氛。张艺兴在演唱会现场,用吉他进行的单曲弹唱时,整个人表现得自由自在,王子一般款款深情,结尾还用“我想你了”四个字进行即兴创作,一下子调动了人气汹涌的现场气氛,大合唱的场面令人感动。

  

  张艺兴的现场不论快歌或慢歌,给人的感觉一气呵成。不过看到微博和一些论坛上,对张艺兴在演唱会上的表现有一些议论。仔细看了一下,发觉国人对“假唱”的认识很狭隘,假唱、“垫音”、和声等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很多国际大牌艺人的演出都有“垫音”,而且多是自动化设置,即人声起来的时候,“垫音”自动减弱或关闭。为了保证演唱会现场舞台效果,以及完美的呈现给歌迷最佳的现场,尤其是唱跳型的歌手,往往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举了例子,张艺兴在“大航海巡回演唱会”上的《游乐园》这首歌来带的声音感受而言,以往和南京的现场还是有些不同,张艺兴开口唱歌的时候,随着口形、声线的变化,和声和伴唱的强弱程度也在变化,声音的层次感因此变得不一样。

   Amusement Park (游乐园) 张艺兴

  

  要知道,有时候和声音轨是伴奏带的一部分,为了更完美的现场视听效果,艺人们可能会提前录制和声,放入到伴奏带中,这是一种常见的演出辅助方式。张艺兴在演唱《游乐园》时加入了人声伴唱和声,换气时偶有一些和声出现,是因为和声提前录制,已经和伴奏缩混在一起,有人对这种现象存疑,是因为不了解专业知识,活着被一些人误导带偏了吧。

  在南京站的演唱会中,为了向歌迷们验证演唱魅力,张艺兴还亲自对和声做了适当调整,人声更加清晰,和以往的现场效果截然不同,人声体现出不一样的层次感,等于现场观众接受一次视听训练,也见证了张艺兴的国际范儿。

  

  再厉害的全能艺人,在长时间的现场表演时,都避免不了因为换气、体力不支、反馈耳麦失效等临时情况,造成走音、忘词、舞步错乱等现象,看张艺兴的演唱会没出现这种低级错误,每一场演出做到了专业、得体、大方,处处有巧思,时时有惊喜,这些都是长时间专业训练,并以敬业的心态尊重歌迷带来的成果。

  张艺兴他们这一批新生代艺人,曾经过长时间的声乐、形体、舞蹈等综合训练,他们的舞蹈功底、嗓音特质、乐理知识、长时间演出的体能等都有严格标准,真唱并不是问题,怎么去唱好每一个现场,去投入个人感情,让每一首歌具备不一样的色彩,不断打磨属于自己的经典,经得住时间和歌迷们的考验,才是真正值得琢磨的。

  不能否认,尽管整个演艺行业都在努力,但是不管软硬件多么完美,世界上没有完美无暇演唱会,有时也正是因为不完美,所以每次演出的不同状态、气氛才值得珍惜,这正是现场魅力一部分。张艺兴的努力和敬业让他的演唱会更加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