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躺在雪地里遍体鳞伤,罪魁祸首竟是我老公,我果断离婚

小说:儿子躺在雪地里遍体鳞伤,罪魁祸首竟是我老公,我果断离婚

寄语:当初他说的“我养你”,到最后却变成了,“都是我养的你!”

(书接前文...)

“爸爸,求求你,不要再打妈妈了,我害怕。”

阿泽浑身上下抖成一团,磕磕绊绊地说着,一双大眼睛里,泪花闪闪,满是惊惧,仿佛眼前的男人,并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一个吃人的魔鬼。

“小兔崽子,滚到一边去,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给我滚到房间去,不然打断你的腿。”

阿泽被父亲的咆哮声吓得一缩脖子,一下子跪在地上,把头埋得很低,一双眼睛怯生生地盯着父亲的脚,连呼吸都发出一串咯咯的声音。

兰兰趴在地上,看到自己儿子吓得,像一只受惊的猫一样,母亲的保护欲,一下子涌上心头,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站了起来。

“你不要冲孩子来劲,他招惹你了还是惹你了?我是他妈妈,我们俩相依为命,他为我说句话,都不行么?”

兰兰眼睛里满是怒火,如果这火焰能释放出来,恐怕会焚烧掉周围的一切,她像一只母鹰一样,张开两只胳膊,把阿泽挡在身后,胸膛剧烈起伏着,嘴里不住的喘着粗气。

“哎哟,长本事了,还敢跟我顶嘴?你这个败家女人,结婚这么多年也不出去找工作,吃的,用的,住的都是我给的,还有脸在这叫嚣,儿子是我的,他跟我的姓,是我们家的种,老子愿意打就打,愿意骂就骂,我弄死他跟你有什么关系?”

兰兰的老公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旁边的扫把,高高的举过头顶,对着阿泽的嘴巴猛的抽了下去。

这下如果要打到了,小阿泽嘴里的门牙一定会被打碎!

半空中,扫把发出咻咻的破风声,吓得阿泽把眼睛紧紧的闭上,连躲的力气都没有,浑身上下都在发抖,冷汗像雨点一般滴落在地上。

嗖,啪!

一声脆响,阿泽不敢睁开眼睛,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两只手紧紧地抱着脑袋,泪水无声的滑落,可却不敢哭出声音,只能是发出一连串呜呜的哼鸣。

阿泽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自己哪里被打到,难道是父亲出手太重直接把自己打死了?他缓缓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顿时就呆住了,下一秒,泪水就像是坏掉的水龙头,夺眶而出,再也忍不住。

因为在他的面前,不到一尺远的地方,横着一条手臂,正是这一条娇柔孱弱的臂膀,替自己接下了父亲重重地一击。

扫把上锋利的竹条,直接把手臂上的皮肉斯开,两排细密的竹刺已经扎在了肉里,肉皮翻卷的地方鲜血淋漓。

兰兰显然很痛,脸都抽在一起,可她紧紧地咬着牙齿,连嘴角都扯破了,却硬是没有发出一声惨叫,甚至都没有哼一声,这是她下意识的反应,为了保护儿子,作为母亲,可以牺牲一切。

“妈妈,你疼不疼?”

阿泽泣不成声的问,两片小嘴唇不停地抽搐着,看着自己母亲受伤的地方,阿泽赶紧用小手过去擦掉上面的血迹,可衣袖一摩擦,那些细密的竹刺插的更深了,疼得兰兰一皱眉,可随即又挤出了一副笑容,温柔的看着阿泽。

“儿子乖,帮妈妈擦过,妈妈就不疼了,快站到我后面去,别伤着你。”

兰兰转回头,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心里一阵阵的绞痛,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直接穿过胸膛,捏住了她的心脏。

“你还有没有良心,当初,是你口口声声的让我相夫教子,不要忙事业;是你对我说,女人不需要赚钱,教育好孩子就行,剩下的交给你;也是你,在我怀孕的时候逼着我辞掉工作,说要养我一辈子,现在你发达了,条件好了,就看不上我了是吧?”

“给老子闭嘴,你就是个家庭主妇,跟乡村姑有什么区别?我带着你出门都没面子,你看看你现在这副德行,还不如我们公司的前台看着顺眼,别以为生个孩子就无法无天了,要是没有我养着你们,你们娘俩早就饿死了,你应该感激我。”

“是,你现在厉害了,有钱了,我人老珠黄了,你不想要了,所以你就天天出去烂赌,整天泡在棋牌室里,四处欠高利贷。那些债主拿着砍刀来家里吓唬我们母子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还不是像缩头乌龟一样东躲西藏,除了对我们娘俩耍威风之外,你还有什么本事?”

“贱女人,我看你是活够了!看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

砰!

兰兰的小肚子上重重地挨了一脚,整个人倒飞出去,“咣当”一声,撞开了房门。

呼啸的北风,猛的灌了进来,吹散了兰兰的头发。

“妈妈!”

阿泽大叫一声,在地上跪爬着,就在这个时候,一串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喂?唉呦呦,是洪爷啊,您辛苦,今天就是大年三十,我给您拜年了,那个,我欠的钱呢,您放心,我这两天就给您补上,要不是您替我说话,今天在赌桌上,我这两只手都被人砍去了,您就是我的亲爹,比亲爹还要亲。”

听着自己老公阿谀奉承的话,看着他那张舔狗一样的嘴脸,兰兰只觉得恶心,一刻都不想呆在这个家里。

她趁着老公打电话的工夫,赶紧抱起了儿子,踉踉跄跄地爬起来,冲出了大门,走进了茫茫风雪之中,可走的太仓促,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身上也只穿了一件过冬的睡衣。

雪越下越大,眼前的景物一片朦胧,天地间只剩下灰白色的一片,就像茫茫大漠,没有边际。

兰兰向着自己娘家的方向走着,才走不一会儿,浑身就已经冻得僵住了,可宁愿冻死,她也不愿回到那个充满打骂的家。

“阿泽,我的儿子,你记住,如果一会儿妈妈走不动了,那就是妈妈困了,想休息了,你就把妈妈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穿在自己身上,一直往姥姥家的方向走,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记住了吗?”

兰兰说完这句话,忽然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漫天的雪花变成了一个个小人,在她眼前欢快的跳舞,似乎是在庆祝这个新年夜,下一秒,无尽的黑暗便将她吞噬了,耳边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呼喊声,那是阿泽哭泣的声音......

(未完待续...)

关注茜之茜,一个故事,一种人生。 求关注、求加入书架、求评论、求收藏、求点赞、求转发。 茜之茜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