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宠|第三十二节:我是谁

?

  

  第三十二节:我是谁

  讲完这一段,老七已经非常疲困,现场众人听得瞠目结舌,这故事实在匪夷所思。

  “所以你才是真正的袁坤,是吗?”问问题的是郭亮。

  “是。”

  “所以里面的那个袁坤,只是你的克隆人?”

  “那么躺在这里的辰尘也是克隆人?”没等老七回答,丁山接郭亮的问题追问。

  “是,都是。”

  “那晓律也是吗?所以她才长得跟辰尘一样!”林远颤抖着嘴唇问到。

  “没错。”

  “那洪疏呢?”按老七的说法,洪疏辰尘和蔡玲畅意外获得的孩子,但洪步还是战战兢兢地想确认下。

  “洪疏不是。”

  “这些你之前都知道?”足记问武赟。

  “知道一点,并没那么详细。”

  ……

  众人自顾发问,会客厅一时热闹起来。

  老七无从回答,又开始拼命咳起来。

  “都静一下吧!”

  舒宁一声话下,会客厅又只剩下老七的咳嗽声了。

  “老七,接下来我替你说吧!”舒宁说。

  老七一手捂着嘴咳嗽,一手拼命摇摆,表示不要。

  舒宁摇摇头,也不说话了。

  老七连续大咳几下,终于停住。他伸手跟槿华要了几张纸巾,开始擦拭嘴角和手掌。原来老七大咳那几下咳出了几口鲜血。

  老七边擦边说:“不要紧的,现在舒服多了。我知道大家心里还有疑问,那我继续说。”

  “我们不急知道,你还是休息下吧!”足记说。

  “月勤,别打岔了。”

  老七又继续讲下去。

  没错,我是袁坤,但也不完全是,为什么说我一开始不跟你说我就是袁坤,因为我的大脑里面,还有个辰尘。

  子英去世后,袁坤在术界的安排下秘密修炼归藏术数。为了加快进度,袁坤经常窥探辰尘在他大脑中留下的记忆。

  袁坤原本只剩下七年的记忆是清晰,七年之前的记忆,是混沌没有具体事迹的。但是在窥探辰尘记忆中的经历时,无意识中,袁坤常用辰尘的经历点缀自己的混沌记忆,前期的大部分时候,袁坤还是能清楚分辨哪些是辰尘的记忆,哪些是自己的记忆。后来就愈发模糊,这让袁坤自我认识产生错位,分不清自己是辰尘,还是袁坤,而且鬼鬼附身在小狗身上,也分不清自己的佐灵是鬼鬼还是小狗。

  七年后,归藏三大数术大成,袁坤也彻底迷失了自己,或者说彻底与辰尘融合,干脆给自己一个新的身份,就是你们面前的我——老七。

  如果你们不愿意接受老七这个人,像武赟一样只把我当成袁坤就可以。

  在我数术全部学成的时候,克隆项目培育出第一批外表正常的婴儿已经三岁了。其中有两个就是用辰尘和袁坤的基因克隆出来的,辰尘的克隆体跟他小时候一模一样,袁坤的我看不出像不像,因为记忆太模糊。两个孩子的眼神是那么地相似,温润细嫩,就像星空一般,透着最原始的美好。可我却亲手毁了他们,他们都只是孩子,大脑根本承受不起几十年的记忆。首批转移记忆的孩子结果全部失败。

  这批孩子的下场,运气好的大脑损伤,精神分裂,运气不好的就直接受不住,最后死亡,我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刽子手。

  我伤心过,自责过,但是项目还是要继续下去,不然辰尘的死就没有意义了。死去的孩子好处理,一把火烧成灰,便化作这个世界的扬尘。活着的孩子怎么处置,是个难题,项目有人提出结束他们的生命?幸好大部分人反对,就算他们不被上天所承认,也是活着的生命。

  将他们留在研究所养着也不方便,我们就想别的办法。

  后来大家同意了我提的方案,建一个公益性质的心理卫生医院,除了可以安置这批孩子,以后试验失败的人也可以有个去处。当时已经没有新的克隆孩子,我比较清闲,所以就把健医院的任务就由我来落实。而我提出这个方案的灵感,来自辰尘曾经有过这样的愿望。

  本来术界的人给了我足够的资源,建立医院是件很简单的问题。不过我有些私心,不希望医院全部由术界控制,所以就想到你们。武赟是我第一个游说的人,当时的武赟只在地方话剧社做一个普通的领队,他家有钱,足以让他任性支持话剧社的经营,但给不出更大的资源,话剧社一直经营惨淡,只靠武赟苦苦支撑。我利用术界朋友的资源,帮他完成了那场话剧《人生》的全国同步投影演出,作为交换,他替我出面游说你们出资建立了“双泉医院”,以及往后医院的管理工作。

  投影话剧这种新形式给话剧的演员带来成百上千倍的收入,许多迫于生计而离开话剧演出的演员看到希望,都重新回归,武赟也成为话剧界的焦点人物,社会影响力急速上升。这对除了你们之外的“双泉医院”建造资金招募带来很多便利,同时也分散了他太多精力。所以后来“双泉医院”其实是他和我一明一暗在管理着的。

  投影话剧也给了我一个启发,其实可以利用投影剧的形式,给克隆人创造一个与本人一样的虚拟成长环境,这样对后期传度本体人生经历的兼容性可能会有提高作用。为此我们找了包括辰尘和袁坤在内的六个样本,找人导演出他们从小到大的一些重要的成长事件,录制成投影剧,让实验的克隆体到了事件发生的年龄就进入体验。

  这里躺着的辰尘和屋里面的袁坤就是当时的实验体。辰尘克隆体的传度在十岁的时候,是几个实验体中最先的,结合他被叶老传度的这个事件,将辰尘的人生经历传度给克隆体,效果还是比较理想的,不过克隆出来的身体却出现了问题,衰老速度是常人的两倍多。为了与本体的辰尘区分,辰尘的克隆体希望我们用辰尘的笔名橙空称呼他。根据橙空本人的意愿,他不想接触外面的社会,愿意一直留在研究所协助研究,同时希望克隆出一个女性的自己,用于承载鬼鬼的灵魂。

  一个男人的克隆体理论上只能克隆出男人,不过辰尘是克氏综合症患者,技术上确实可以克隆出一个女人。项目组接受他的请求,实际因为辰尘克氏综合症的特殊体质,几位克隆技术的专家也觉得他的克隆体很有研究价值,于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同时因为对橙空传度的成功,给“永生”项目很大的信心,项目组决定提升环境和设备。所以我们假借香山大学校友的名义,买下学校门口的滩涂,并以打造景区的借口,在这个小岛建立了这个新的研究基地。地点的提议是我提的,除了离双泉医院近之外,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情怀。

  新基地建成后接下来工作就是给袁坤的克隆体传度,一开始袁坤的人生经历是我将原本破碎的记忆以及父母的回忆总和而成的,整理这段回忆几近让我精神奔溃,停滞过一段时间,后来在橙空帮忙下,袁坤十岁之后的虚拟成长环境才得以继续构建,在克隆体十七岁的时候,我们开始将袁坤完整的七年记忆传度给他,做为前十七年的衔接。传度完成之后,袁坤克隆体表现出狂躁状态,我们只当他完美地继承了袁坤的躁郁症,反而论证虚拟环境辅助的可行性。于是我们先给他制造一个叫做袁伟的假身份,暂时将他安置在双泉医院。

  第一批送到双泉医院的克隆体虽然有辰尘和袁坤的克隆体,不过他们最终都没能长大就去世了,武赟没有看出端倪,但是袁伟已经长大,相貌已经非常接近武赟认识的袁坤,武赟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不正常,我才第一次向他透露了事情的一部分真相,所以你们不要怪他,他也不是一开始就隐瞒你们的。

  只能说橙空的成功让我们太过盲目自信,后来其他四个实验体都承受不了记忆的传度,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问题。项目组的信心受到极大的打击,高昂的激情逐渐降到冰点,记忆传度的工作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甚至有人怀疑是克隆的过程出现问题,而不是在传度中出现问题。

  孙晓律的成长效果打破克隆体出问题的疑虑,这座基地落成激活的第一个婴儿就是辰尘的女性克隆体,也就是孙晓律。

  如辰尘测算到的一样,子英在孙田莞生日那天,车祸死亡。唯一的安慰就是在他去世之前,他与孙田莞的儿子出生了,为了纪念辰尘,孩子取名子尘。

  袁坤则在一年内优先学会归藏一脉传度的术法,在子尘满月的时候,将柳北水封印入他的体内,等子尘满十八岁,封印就自动解除。

  或许是因为传度太早的原因,可怜的子尘出生之后一直都是体弱多病,子尘将满十八岁时,体内柳北水的封印还没来得及解除,就英年早逝。柳北水也随子尘谢去,子家传承彻底断绝,辰尘孤独终身的命运在孙田莞身上应验。

  孙田莞承受不了丧子的打击,终日消沉。那段时间舒宁姐全程陪伴在她左右,生怕孙田莞也做出什么傻事。稍有空隙,就一个视讯电话过来,将我和橙空臭骂一顿。我和橙空都继承了辰尘的记忆,内心依然会很担心孙田莞。这样的日子持续一段时间,长久下去不是办法,我们两个人想了很久,最后与舒宁姐合谋,在武赟的帮助下,演出了一场送子的戏。

  在舒宁姐的掩护下,我们偷偷在孙田莞住处的花园里布置了投影设备,橙空扮演辰尘的留下来的意识,假装已经算到孙田莞必有这样的遭遇,特意为他准备了一个女婴,告诉孙田莞这个女婴是自己的新生的载体,希望孙田莞将这个女婴带在身边,就像辰尘自己陪伴这她一样。并许诺每十年,自己都会在孙田莞生日那天来探望孙田莞和女婴,并且尽可能实现孙田莞一个愿望。

  这样做我们有基于我们的考虑,孙晓律作为一个克隆人,没有命数,可能不会被孙田莞体内辰尘的命数所克。作为鬼鬼的预备容器,孙晓律在辰尘的命数身边成长,或许会被影响,就像鬼鬼一直依附辰尘一般。同时我们也想看看一个克隆人在正常人的环境下成长,会有什么效果。

  孙田莞收下婴儿,生活重新有了意义,渐渐走出颓势。而我们一直在暗中观察孙晓律,她的成长跟常人无异,并没有出现心理偏差的问题。

  孙晓律十岁的时候,我们打算召回孙晓律进行传度。四个实验体失败后,孙晓律一时成为我们的救命稻草。但是孙田莞利用她的一个愿望,希望橙空不要召回孙晓律。回想起子尘去世时孙田莞的状态,我,橙空和舒宁姐依然心有余悸,橙空以自己作为一个传承成功的事例,在我们三个人的坚持下,终于说服项目组的人,没有召回孙晓律。

  整个“永生”计划在这个时候已经进行了三十年了,术界的许多老前辈带着传承前后仙逝,所留的术者屈指可数,已经断了传承的家族,流派要么另寻他路,要么直接挥霍祖上留下的荫庇。还未断了传承的人也基本已经接受了末法时代的事实。永生项目成为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的鸡肋。术界表面上没有表态,但十年来经费一年比一年少,研究人员陆陆续续离开,这个研究基地实际上已经运营不下去了。

  近些年我开始用辰尘当年治疗袁坤的办法为大部分传承失败的克隆人治疗,将他们的破碎记忆整理封存。为他们编纂了一个简单虚假的经历,希望他能够让他忘记自己是一个克隆人,以的正常人身份继续活着,这是我对他们赎罪唯一的能力了。袁伟也是,我让他相信了自己是沉睡了二十年的袁坤,而我只是他的心理医生,并且培训他成为一名心理医生。

  去年吴风的死提醒了我,原来我们已经到了随时都可能老去的年纪了,我带着辰尘和袁坤的双重思念,特别想见见你们,想跟你们说说这些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晚这场戏,是橙空为了赴孙田莞十年之约的戏,也是与孙田莞道别的戏,我们以辰尘忌日的理由集聚你们来看这场戏,让你们有个比较直观的认识。袁伟的提前出现是一个意外,孙田莞的病重让我们不得不让袁伟出面去安抚。袁伟遇到林远也让我们临时改变邀请你们的方式,干脆让袁伟出面,吸引你们过来,同时也算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想看看袁伟与你们接触的效果。

  橙空的和孙田莞的死不在我们的计划中,但也早有预料,他们这段时间就凭一口气吊着,今晚也算完美了结,他们走得无牵无挂,我想他们也希望我们为他们感到开心。我代表辰尘和袁坤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今晚听我唠叨他们的故事,谢谢你们在最后让辰尘知道还有蔡梓萱的存在,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我最后还有一个请求,希望你们千万要答应,这个基地过了今晚就要结束运营,希望你们接下来的年月里,能够继续照看袁坤和晓律,劳烦你们了。

  老七向在场的人深深地鞠躬,泪水一滴一滴滴到地板上,身躯骤然顺势前倾。

  ?槿华反应疾敏,迅速扑将过去,伸出右手搭扶老七,奈何事出猝然,槿华自己也失去重心,两人一俯一仰重重摔向地板,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